1. 「合力创业成语网」
  2. 古籍鉴赏
  3. 薛居正等「旧五代史列传八后唐」部分译文

薛居正等「旧五代史列传八后唐」部分译文

周德威,字镇远,小名阳五,朔州马邑人。刚开始时在武皇手下任帐中骑督,骁勇善于骑射,胆量智力都强过他人,长期在云中郡,熟悉边疆的战事,观望烟尘报警,便能推测出兵力大小,唐僖宗乾宁年中,任铁林军使,跟随武皇讨伐王行瑜,因战功升任检校左仆射,移任

部分译文

  周德威,字镇远,小名阳五,朔州马邑人。刚开始时在武皇手下任帐中骑督,骁勇善于骑射,胆量智力都强过他人,长期在云中郡,熟悉边疆的战事,观望烟尘报警,便能推测出兵力大小,唐僖宗乾宁年中,任铁林军使,跟随武皇讨伐王行瑜,因战功升任检校左仆射,移任内衙军副。僖宗光化二年(899)三月,汴将氏叔琮率军逼近太原,有一个叫陈章的人,以勇猛知名,大家称他为“夜叉”,他对氏叔琮说:“晋人所依靠的是周阳五,我愿擒获他,请赏给我一郡。”陈章经常骑着一匹青白色的马穿着红色甲胄来和别人区别。武皇告诫周德威说“:我听说陈夜叉想抓住你求赏,你应认真防备。”

  周德威说:“陈章说大话,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!”后来周德威挑战汴军,告诫部下说:“如果阵上见到陈夜叉,你们只管走开。”周德威穿着一般的衣服上阵挑战,部下假装退下,陈章策马追来,周德威从背后挥动铁木过把他打下马,活捉献上,因此而知名。

  天复年中,晋军在蒲县失利,汴将朱友宁、氏叔琮逼近晋阳。这时各军还没集合起来,晋阳城中大为恐慌,周德威和李嗣昭选召精锐士兵从各座城门出击,攻打敌营,擒获斩杀,汴军应付不过来,只好退走。天祐三年(906),和李嗣昭联合燕军攻潞州,降伏丁会,以军功升任检校太保、代州刺史,代替李嗣昭任蕃汉都将。李思安侵犯潞州时,周德威在余吾驻军。这时十万汴军修筑夹城,围住潞州,城内外断绝来往,周德威用精锐骑兵逼近,屡败汴人,进军到高河扎营,派骑兵游击狙杀打柴草的汴人。汴军闭壁不敢出,从东南山口修筑甬道、栅栏和夹城相连,周德威的骑兵,推倒城墙填塞沟堑,每天作战几十次,前前后后俘斩无数。汴军的骁将黄角鹰、方骨仑山,都被活捉。

  天祐五年(908)一月,武皇病重,周德威退到乱柳扎营。武皇去世,四月,命令周德威回师。这时庄宗刚刚即位,周德威在外掌握重兵,很有一些没有根据的议论针对他,使得朝廷内外担心他生事。周德威到京后,独自骑马进见庄宗,趴在武皇灵柩上痛哭,哀痛得受不了,因此大家都放下心了。这个月二十四日,跟随庄宗再次援救潞州。二十九日,周德威的前军在横碾扎营,离潞州四十五里。五月一日,早晨雾气阴暗,晋军埋伏在三垂岗下,第二天,直奔夹城,攻关破垒,梁军大败,解除了潞州之围。起初,周德威和李嗣昭有私怨,武皇临死时对庄宗说“:李嗣昭竭忠尽孝不背叛我,现被重围在潞州已一年多,又似乎与周德威有隔阂,传我的命令告诉周德威,如不能解除对潞州重围,我死有遗恨。”庄宗传达遗言,周德威感动得流泪,所以全力以赴,终于破除强敌,与李嗣昭和好如初。以军功升任检校太保、同平章事、振武军节度使。

  天祐六年(909),岐人进攻灵夏,派使者来求助,周德威渡黄河去接应,回师后,授任蕃汉马步军总管。七年十一月,梁军占据深、冀二州,梁将王景仁率八万人到达柏乡,镇州节度使王钅容前来告急,庄宗派周德威率领前军出井陉,驻扎在赵州。十二月,庄宗亲自出征,二十五日,进逼梁军营地,离柏乡五里路,在野河上扎营。梁军大将韩京力率领三万精兵,铠甲上都披上丝绸,金银闪烁,望去一片森然,晋军士兵害怕得变了脸色。周德威对李存璋说:“敌人结成阵势而来,看这种形势,目的不在作战,而是用兵甲炫耀一下。我军士兵突然见他们冲来,以为抵挡不住,这时如不挫败他们的锐气,我军就振作不了。”于是派李存璋对各军说“:你们看见这些敌人吗?这些汴州的英武健儿,只不过是杀猪卖酒做仆人小贩的,虚有其表,即使披上精甲,十个也当不上我们一个,足可擒获他们。”周德威亲自率精锐骑兵攻击敌军两翼,左冲右杀,反复进出。这一天,俘敌一百多,敌人渡河退走。周德威对庄宗说“:敌人骄气太盛,应该按兵不动以等待他们衰弱下去。”庄宗说:“我率领孤军,救难解困,敌军乃三镇乌合之众,应该速战速决,你想谨慎从事,我却担心这样不行。”周德威说:“镇州、定州的士兵擅长守城,对列阵野战则一向不太熟悉。我军破敌,只有依靠骑兵,平田广野,容易施展。今天逼近敌营,已让他们知道我们的虚实,这样胜负就难以确定了。”庄宗不高兴,回帐中躺下。周德威担心此事,对监军张承业说:“王想速战,用乌合之众去对付强大的敌人,可说是不量力而行。这里离敌人很近,只隔一道小河,他们如夜里用小木桥渡河,我们都将被他们俘虏了。如退兵到高阝邑,引敌人离开营地,等他们出来我们就回来,再用轻骑兵抢夺他们的粮草,不出一个月,敌人必定失败。”张承业进帐跟庄宗一讲,庄宗便放下了心。周德威找来投降的敌兵询问敌情,回答说:“王景仁下令造浮桥有好几天了。”果然不出周德威所料。二十七日,便退兵据守高阝邑。

  天祐八年(911)一月二日,周德威率骑兵到柏乡挑战,在村庄之间设下埋伏,派三百骑兵逼近梁军营地。王景仁带全部人马结阵而来,周德威转战而退,梁军乘势赶来,一直追到高阝邑南边。这时步兵没有排成阵列,周德威在黄河边上用骑兵列阵抵抗。中午时,两军排好阵势,庄宗问出战时机,周德威说:“汴军气盛,可以以逸待劳制服他们,如轻易与他们决战,很难抗得住。古时行军一天不超过三十里,因为担心粮食供应不上,士兵饥饿。现在敌人从远方赶来决战,即使带了干粮,也顾不上吃。天黑之后,饥渴难忍,战事又紧迫,军心既已疲倦,必然会要求退兵。乘他们劳累,以有生兵力制服他们,纵然不能大败他们,两翼的军队也会被消灭掉。按我的筹划,应在傍晚作战。”诸位将军都同意他的看法。这时梁军用魏、博士兵为右翼,用宋、汴士兵为左翼,从下午二点到四点,阵势稍稍后退,周德威指挥大军喊道:“汴军逃跑啦!”灰尘遮天,魏人收兵渐退,庄宗和史建瑭、安金全等人乘势冲其阵营,两边夹攻,大败梁军,杀戮将尽,王景仁、李思安仅得以单身逃脱,俘获将校二百八十人。

  八月,刘守光僭称大燕皇帝。十二月,庄宗派周德威率步兵骑兵三万人出飞狐,和镇州将军王德明、定州将军程严等率军讨伐他。九年一月,收复涿州,降服刺史刘知温。五月七日,刘守光派骁将单廷王圭带一万精兵出战,周德威在龙头岗与他相遇。起初,单廷王圭对身边人说“:今天活捉周阳五。”临阵以后,看见周德威,单廷王圭单枪匹马追杀周德威,快追上了,周德威侧身避开,单廷王圭稍稍后退,周德威挥木过把他打下马,活捉单廷王圭,敌军大败,斩首三千级,俘虏大将李山海等五十二人。十二日,周德威从涿州进军到良乡、大城。刘守光失去单廷王圭,从此丧失势力。周德威的军队,收复许多郡城,前来投降的人不断。十年十一月,擒获刘守光父子,平定幽州。十二月,授予周德威检校侍中、幽州卢龙等军节度使。

  周德威生性忠孝,感念武皇的褒扬恩遇,总想临难献身。十二年,梁将刘寻阝从洹水乘虚准备侵入太原,周德威在幽州听说后,直接率五百骑兵进入土门,听说刘寻阝军队到乐平后不再前进,周德威就赶到南宫等候梁军。起初,刘寻阝想占据临清以扼住镇、定二地运送粮饷的道路,行军到陈宋口,周德威派将军擒获几十人,都在背上砍了一刀,捆住后放掉。他们回去后对刘寻阝说:“周侍中已占据临清了。”周德威晚上急行军扼守临清,刘寻阝只得进入贝州。这时周德威如不赶到临清,胜负就很难说了。

  天祐十四年(917)三月,契丹侵犯新州,周德威失利,退保范阳。敌人攻城有二百天,外边援军没到,周德威安慰士兵,昼夜登城,最终保住该城。十五年,晋军在麻口渡扎营,准备大举用兵平定汴州。周德威从幽州率军赶到,十二月二十三日,进军到胡柳陂。天亮时,骑兵报告说:“梁军来了。”庄宗询问怎么作战,周德威说:“敌人兼程赶来,营垒还没修好,我军营地已很牢固,守备绰绰有余,既然要深入敌人疆土,必须想好一个万全之策。从这里去大梁要两夜时间,敌人的家属,都在那里,人之常情,谁不会挂念家国?以我深入敌境之军,抗击激烈愤怒之敌,如不以策略对付,恐怕很难一定取胜。王只须按军不动保住营垒,我用骑兵疲扰敌人,使他们不得扎营,到晚上,粮饷供应不上,进退不得,这时乘势攻击,这就是破敌的办法。”庄宗说“:我们在黄河边上天天挑战,恨不得早点与敌交战,现在闭门不战,不是壮夫所为。”便率亲军排列出战,周德威没办法,只好随从。他对自己儿子说:“我不知会死在哪里了。”庄宗与梁将王彦章交战,大败梁军。周德威的军队在东边,梁军的游击部队袭击晋军辎重,众人惊骇,逃进周德威军中,因而混乱不成队列。周德威的兵少,不能解除混乱,父子都一起战死。在这之前,镇星犯上将,占星者说“:对大将不利。”这天晚上收兵,周德威就再没回来,庄宗痛哭着对诸将说:“丧失我的良将,是我的过错呀。”

  周德威身高脸黑,笑的时候也不改容,每次列阵对敌,凛凛然有肃杀之气,中兴时期,号称名将。他死时,人人都叹惜。同光初年,追赠太师。天成中,下诏把他与李嗣昭、符存审一起配飨庄宗庙廷。晋高祖即位后,追封为燕王。儿子周光辅,历任汾州、汝州刺史。

  符存审,字德详,陈州宛丘人,原名符存。父亲符楚,任本州牙将。符存审少年时有豪侠气概,多智谋,常谈论兵家战事。乾符末年,黄河以南出现强盗,符存审纠集豪强,保护乡里。此时本郡人李罕之从强盗发家,授予光州刺史,因而前往依附他。中和末年,李罕之被蔡州军逼迫,放弃郡城投奔诸葛爽,符存审跟着到河阳,任小校,屡次与蔡军作战有功。诸葛爽死后,李罕之被部将逼迫,出守怀州,部下分散,符存审便归顺武皇。武皇授任他右职,令他掌管义儿军,赐给姓名。

  符存审谨慎厚重,一天比一天受宠,从此武皇西征,符存审经常跟从,每次都立功。跟从讨伐赫连铎,顶着刀刃死战,鲜血流满袖子,武皇亲自为他治疗,每天询问伤情。乾宁初年,讨伐李匡俦,符存审的前军攻下居庸关。第二年,跟从讨伐..州,这时..州的劲兵驻在龙泉寨,四面悬崖,石壁险固,符存审奋力攻下。回师后,授予检校左仆射。辅佐李嗣昭到汾州讨伐李瑭,擒获了他,以军功改任左右厢步军都指挥使。天祐三年(906),授予蕃汉马步副指挥使,与李嗣昭在上党降伏丁会,随从周德威在夹城破敌,加授检校司徒,授忻州刺史,任蕃汉马步军都指挥使。七年,加授检校太保、兼蕃汉副总管。庄宗在柏乡攻击梁军,留下符存审守卫太原。三月,代替李存璋守卫赵州。九年,梁太祖进攻..县,符存审与史建瑭、李嗣肱赶去援救,驻扎在下博桥,梁人惊乱,焚烧营地逃走,因军功遥任邢、氵名、磁州团练使。

  天祐十二年(915),魏博与庄宗讲和。庄宗派符存审率前锋占据临清,等候进军。庄宗入魏州,符存审驻在魏县以抵抗刘寻阝。六月,刘寻阝在莘县扎营,符存审与镇州、定州的军队在莘县西边三十里处扎营,一天交战数次。八月,率兵在贝州进攻张源德。十三年二月,刘寻阝从莘县带全部人马来袭击魏州,符存审率大军跟踪在后面,在故元城交战,大败梁军,收复澶、卫、磁、氵名等州。秋天,邢州阎宝投降,授予符存审安国军节度使,邢、氵名、磁等州观察使。十月,戴思远放弃沧州,毛璋献城投降,授予符存审检校太傅、横海军节度使,兼领魏博马步军都指挥使。第二年,加封平章事。

  天祐十四年(917)八月,符存审带兵到幽州援助周德威,打败契丹众兵。冬天,在杨刘打败梁将安彦之,各军进军驻扎在麻口。此时梁将谢彦章在行台村扎营,庄宗勇于作战,常常亲自以轻骑出战,好几次碰上困境。符存审每次看到他出去,必拦住马劝说道:“大王打算复兴唐朝社稷,应该为天下着想而爱护自己,举旗挑战,挥剑上阵,对圣德没有益处,请看臣等做出成效。古人不让敌人接近君父,我虽然不勇武,但不敢不担代君王之忧。”庄宗立刻回去。十二月,在胡柳作战,天黑之后,符存审带所管的银枪效节军,在土山下打败梁军。这天上午,周德威战死,全军停滞不动,梁军从四面汇集,符存审和他儿子符彦图冒着刀锋血战,出没于敌阵,与庄宗的军队会合。午后,部队再次汇集,击败梁军。

  天祐十六年(919)春,符存审接替周德威任内外蕃汉马步军总管,在德胜口修筑南北城据守。七月,梁将王瓒从黎阳渡黄河侵入澶州,符存审抵抗,王瓒退兵,在杨村渡扎营,控制上游。从此每天交战,相互对垒一年多,大小战斗一百多次。

  天祐十七年(920),梁将刘寻阝进攻同州,朱友谦向晋军求援,庄宗派符存审和李嗣昭带兵援助。九月,到河中,在朝邑扎营。此时河中对梁帝称臣已很久,众人两头讨好,各军大量涌来,粮价暴涨,李嗣昭担心他们反复,准备急战决定胜负。过了十几天,梁军逼近晋军营地。观察天象的人说,西南有黑气像斗鸡形状,会有战事发生。符存审说:“我方准备决战,而且表现在天象,这不是得到上天赞许了吗!”这天夜里,检阅部队,天亮进军。梁军来迎战,大败梁军,追杀二千多人。从此梁军守住营垒不出。符存审对李嗣昭说“:我开始时害怕刘寻阝占据渭河,偏师既已失败,他们如退回,怕我们跟踪,野兽逼急了会与人搏斗,不能说不是个事情,可以让开一条退路,然后追击。”于是令王建及在沙苑放马,刘寻阝、尹皓知道此事,带着众人退去,遂解除了同州的包围。符存审攻到奉先,拜谒各个皇帝陵墓,然后回师。

  天祐十八年(921),晋军到镇州讨伐张文礼,李嗣昭、李存进相继战死。十九年,庄宗派符存审率师进攻叛军到镇州城下,张文礼的将军李再丰暗地与符存审讲和,晋军半夜登城,抓获张文礼之子张处球等人,献上捷报,镇州平定,以军功加授检校太傅、兼侍中。

  天祐二十年(923)一月,军队回到魏州,庄宗出城迎接慰劳,到府第设宴庆贺。没多久,契丹侵犯燕蓟,郭崇韬报告说“:汴州之敌没有消灭,李继韬又背叛我们,防御北边的侵犯,非符存审不可。”庄宗派朝中使者告知此事,符存审卧病虚弱,附奏说:“臣效忠听从命令,从没有拒绝过,但疾病缠身,不能从征。”不久诏令符存审以本官兼任幽州卢龙军节度使,自镇州前往赴任。同光初年,加开府仪同三司、检校太师、中书令、食邑千户,赐号忠烈扶天启运功臣。

  十月,消灭了梁朝,将首都迁到洛阳。符存审因自己身为大将,不能参予收复中原的战斗,旧病复发,坚决要求进京寻求医治,将情况告诉郭崇韬,此时郭崇韬十分自负,辅佐之功,没有超过他的,功名威望本来一直在符存审之下,现在权势大了,别人都趋附于他,不想让符存审压在自己上面,每当有奏章求见,便暗中阻拦。符存审妻子郭氏对郭崇韬哭着说“:我丈夫对国家,征战效力;和您是同乡亲旧,您忍心让他死在北边荒地,怎么如此无情呢!”郭崇韬更加惭愧恐惧。第二年春天,符存审病情严重,恳切上奏,请求让活着见到皇上,不允许。符存审伏枕叹道:“老夫侍从两位主人,近四十年,有幸遇上现在天下统一为一家,边远的人都能回到京城,过去的敌人也无不在宫中任职,只有我与皇上隔绝,岂不是命运造成的!”病情渐渐危急,郭崇韬奏请允许符存审进见。四月,诏令符存审为宣武军节度使,诸道蕃汉马步军总管,诏书还没到,符存审就在五月十五日死于幽州官舍,时年六十三岁,留下遗言葬于太原。符存审留下遗奏,陈述不能面见皇上,词句凄惋。庄宗震惊哀悼很久,停止上朝三天,赠尚书令。

  符存审少年时在军中,识机知变,行军作战,法令严明,决策取胜,从没有留下遗憾,功名和周德威相匹配,都是近代的良将。他常常告诫几个儿子说“:我本是寒微之人,小时候携一剑离开乡里,四十年间,位到将相。这中间危急患难,冲锋陷阵,入万死而无一生,才有现在这个地位,前后中箭就有一百多处。”拿出箭头给儿子们看,以此戒除奢侈。

  符存审没成名时,曾被俘虏过,将要在郊外被处死,临刑时他指着快要倒的墙对主事人说:“请在那墙下用刑,以便将倒塌的墙能盖住我的尸体,就是我的游魂之幸。”主事人可怜他,给他换地方。延缓了这一点时间,这时主将搂着歌妓饮酒,想要一位唱歌的人为他助兴。歌妓说“:俘虏中有个符存审,是我的旧相识,每次要他打拍子赞助歌令。”主将很高兴,派人骑马把他救下,这难道不也是命运吗!

旧五代史简介

  《旧五代史》,原名《五代史》,也称《梁唐晋汉周书》,是由宋太祖诏令编纂的官修史书。薛居正监修,卢多逊、扈蒙、张澹、刘兼、李穆、李九龄等同修。书中可参考的史料相当齐备,五代各朝均有实录。从公元907年朱温代唐称帝到公元960年北宋王朝建立,中原地区相继出现后梁、后唐、后晋、后汉、后周等五代王朝,中原以外存在过吴、南唐、吴越、楚、闽、南汉、前蜀、后蜀、南平、北汉等十个小国,周边地区还有契丹、吐蕃、渤海、党项、南诏、于阗、东丹等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,习惯上称之为“五代十国”。《旧五代史》记载的就是这段历史。

旧五代史·列传八后唐原文

  周德威,字镇远,小字阳五,朔州马邑人也。初事武皇为帐中骑督,骁勇,便 骑射,胆气智数皆过人。久在云中,谙熟边事,望烟尘之警,悬知兵势。乾宁中, 为铁林军使,武皇讨王行瑜,以功加检校左仆射,移内衙军副。

  光化二年三月,汴将氏叔琮率众逼太原。有陈章者,以虓勇知名,众谓之“夜 叉”,言于叔琮曰:“晋人所恃者周阳五,愿擒之,请赏以郡。”陈章尝乘骢马硃 甲以自异。武皇戒德威曰:“我闻陈夜叉欲取尔求郡,宜善备之。”德威曰:“陈 章大言,未知鹿死谁手!”他日致师,戒部下曰:“如阵上见陈夜叉,尔等但走。” 德威微服挑战,部下伪退,陈章纵马追之,德威背挥铁楇击堕马,生获以献,由是 知名。

  天复中,我师不利于潘县,汴将硃友宁、氏叔琮来逼晋阳。时诸军未集,城中 大恐,德威与李嗣昭选募锐兵出诸门,攻其垒,擒生斩馘,汴人枝梧不暇,乃退。 天祐三年,与李嗣昭合燕军攻潞州,降丁会,以功加检校太保、代州刺史;代嗣昭 为蕃汉都将。李思安之寇潞州也,德威军于余吾。时汴军十万筑夹城,围潞州,内 外断绝,德威以精骑薄之,屡败汴人,进营高河,令游骑邀其刍牧。汴军闭壁不出, 乃自东南山口筑甬道树栅以通夹城,德威之骑军,倒墙堙堑,日数十战,前后俘馘, 不可胜纪。梁有骁将黄角鹰、方骨仑,皆生致之。

  五年正月,武皇疾笃,德威退营乱柳,武皇厌代。四月,命德威班师。时庄宗 初立,德威外握兵柄,颇有浮议,内外忧之。德威既至,单骑入谒,伏灵柩哭,哀 不自胜,由是群情释然。是月二十四日,从庄宗再援潞州。二十九日,德威前军营 横碾,距潞四十五里。五月朔,晨雾晦暝,王师伏于三垂岗下。翼日,直趋夹城, 斩关破垒,梁人大败,解潞州之围。初,德威与李嗣昭有私憾,武皇临终顾谓庄宗 曰:“进通忠孝不负我,重围累年,似与德威有隙,以吾命谕之,若不解重围,殁 有遗恨。”庄宗达遗旨,德威感泣,由是励力坚战,竟破强敌,与嗣昭欢爱如初。 以功加检校太保、同平章事、振武节度使。

  七年,岐人攻灵夏,遣使来求助,德威渡河以应之;师还,授蕃汉马步总管。 七年十一月,汴人据深、冀,汴将王景仁军八万次柏乡,镇州节度使王镕来告难, 帝遣德威率前军出井陉,屯于赵州。十二月,帝亲征。二十五日,进薄汴营,距柏 乡五里,营于野河上。汴将韩勍率精兵三万,铠甲皆被缯绮,金银炫曜,望之森然, 我军惧形于色。德威谓李存璋曰:“贼结阵而来,观其形势,志不在战,欲以兵甲 耀威耳。我军人乍见其来,谓其锋不可当,此时不挫其锐,吾军不振矣!”乃遣存 璋谕诸军曰:“尔见此贼军否?是汴州天武健兒,皆屠沽佣贩,虚有表耳,纵被精 甲,十不当一,擒获足以为资。”德威自率精骑击其两偏,左驰右决,出没数四。 是日,获贼百余人,贼渡河而退。德威谓庄宗曰:“贼骄气充盛,宜按兵以待其衰。” 庄宗曰:“我提孤军,救难解纷,三镇乌合之众,利在速战,卿欲持重,吾惧其不 可使也。”德威曰:“镇、定之士,长于守城,列阵野战,素非便习。我师破贼, 惟恃骑军,平田广野,易为施功。今压贼营,令彼见我虚实,则胜负未可必也。” 庄宗不悦,退卧帐中。德威患之,谓监军张承业曰:“王欲速战,将乌合之徒,欲 当剧贼,所谓不量力也。去贼咫尺,限此一渠水,彼若早夜以略彴渡之,吾族其为 俘矣。若退军鄗邑,引贼离营,彼出则归,复以轻骑掠其刍饷,不逾月,败贼必矣。” 承业入言,庄宗乃释然。德威得降人问之,曰“景仁下令造浮桥数日”,果如德威 所料。二十七日,乃退军保鄗邑。

  八年正月二日,德威率骑军致师于柏乡,设伏于村坞间,令三百骑以压汴营。 王景仁悉其众结阵而来,德威转战而退,汴军因而乘之,至于鄗邑南。时步军未成 列,德威阵骑河上以抗之。亭午,两军皆阵,庄宗问战时,德威曰:“汴军气盛, 可以劳逸制之,造次较力,殆难与敌。古者师行不逾一舍,盖虑粮饷不给,士有饥 色。今贼远来决战,纵挟糗Я,亦不遑食。晡晚之后,饥渴内侵,战阵外迫,士心 既倦,将必求退。乘其劳弊,以生兵制之,纵不大败,偏师必丧。以臣所筹,利在 晡晚。”诸将皆然之。时汴军以魏、博之人为右广,宋、汴之人为左广,自未至申, 阵势稍却,德威麾军呼曰;“汴军走矣!”尘埃涨天,魏人收军渐退。庄宗与史建 瑭、安金全等因冲其阵,夹攻之,大败汴军,杀戮殆尽;王景仁、李思安仅以身免, 获将校二百八十人。

  八月,刘守光僭称大燕皇帝。十二月,遣德威率步骑三万出飞狐,与镇州将王 德明、定州将程严等军进讨。九年正月,收涿州,降刺史刘知温。五月七日,刘守 光令骁将单廷珪督精甲万人出战,德威遇于龙头岗。初,廷珪谓左右曰:“今日擒 周阳五。”既临阵,见德威,廷珪单骑持枪躬追德威,垂及,德威侧身避之,廷珪 少退,德威奋楇南坠其马,生获廷珪,贼党大败,斩首三千级,获大将李山海等五 十二人。十二日,德威自涿州进军良乡、大城。守光既失廷珪,自是夺气。德威之 师,屡收诸郡,降者相继。十年十一月,擒守光父子,幽州平。十二月,授德威检 校侍中、幽州卢龙等军节度使。

  德威性忠孝,感武皇奖遇,尝思临难忘身。十二月,汴将刘鄩自洹水乘虚将寇 太原,德威在幽州闻之,径以五百骑驰入土门,闻鄩军至乐平不进,德威径至南宫 以候汴军。初,刘鄩欲据临清以扼镇、定转饷之路,行次陈宋口,德威遣将擒数十 人,皆倳刃于背,絷而遣之。既至,谓刘鄩曰:“周侍中已据宗城矣!”德威其夜 急骑扼临清,刘鄩乃入贝州。是时德威若不至,则胜负不可知也。

  十四年三月,契丹寇新州,德威不利,退保范阳。《辽史·太祖纪》:神册二 年三月辛亥,攻幽州,节度使周德威以幽、并、镇、定、魏五州兵拒战于居庸关之 西,战于新州东,大破之,斩首三万级。又,《通鉴》:契丹主帅众三十万,德威 众寡不敌,大为契丹所败。敌众攻仅二百日,外援未至,德威抚循士众,昼夜乘城, 竟获保守。十五年,我师营麻口渡,将大举以定汴州。德威自幽州率本军至。十二 月二十三日,军次胡柳陂。诘旦,骑报曰;“汴军至矣!”庄宗使问战备,德威奏 曰:“贼倍道而来,未成营垒,我营栅已固,守备有余,既深入贼疆,须决万全之 策。此去大梁信宿,贼之家属,尽在其间,人之常情,孰不以家国为念?以我深入 之众,抗彼激愤之军,不以方略制之,恐难必胜。王但按军保栅,臣以骑军疲之, 使彼不得下营,际晚,粮饷不给,进退无据,因以乘之,破贼之道也。”庄宗曰: “河上终日挑战,恨不遇贼,今款门不战,非壮夫也!”乃率亲军成列而出,德威 不获已,从之。谓其子曰:“吾不知其死所矣!”庄宗与汴将王彦章接战,大败之。 德威之军在东偏,汴之游军入我辎重,众骇,奔入德威军,因纷扰无行列。德威兵 少,不能解,父子俱战殁。先是,镇星犯上将,星占者云,不利大将。是夜收军, 德威不至,庄宗恸哭谓诸将曰:“丧我良将,吾之咎也!”

  德威身长面黑,笑不改容,凡对敌列阵,凛廪然有肃杀之风。中兴之朝,号为 名将。及其殁也,人皆惜之。同光初,追赠太师。天成中,诏与李嗣昭、符存审配 飨庄宗庙廷。晋高祖即位,追封燕王。

  子光辅,历汾、汝州刺史。

  符存审,字德详,陈州宛邱人,《欧阳史·义兒传》,惟符存审不在其列,别 自为传。盖存审子彦卿有女为宋太宗后,故存其本姓也。旧名存。父楚,本州牙将。 存审少豪侠,多智算,言兵家事。乾符末,河南盗起,存审鸠率豪右,庇捍州里。 会郡人李罕之起自群盗,授光州刺史,因往依之。中和末,罕之为蔡寇所逼,弃郡 投诸葛爽;存审从至河阳,为小校,屡战蔡贼有功。诸葛爽卒,罕之为其部将所逼, 出保怀州,部下分散,存审乃归于武皇。武皇署右职,令典义兒军,赐姓名。

  存审性谨厚,宠遇日隆,自是武皇西征,存审常从,所至立功。从讨赫连铎, 冒刃死战,血流盈袖,武皇手自封疮,日夕临问。乾宁初,讨李匡俦,存审前军拔 居庸关。明年,从讨邠州,时邠之劲兵屯龙泉寨,四面悬崖,石壁险固,存审奋力 拔之。师还,授检校左仆射。副李嗣昭讨李瑭于汾州,擒之,以功改左右厢步军都 指挥使。天祐三年,授蕃汉马步副指挥使,与李嗣昭降丁会于上党,从周德威破贼 于夹城,加检校司徒,授忻州刺史,领蕃汉马步都指挥使。七年,加检校太保,充 蕃汉副总管。庄宗击汴人于柏乡,留存审守太原。三月,代李存璋戍赵州。九年, 梁祖攻蓚县,存审与史建瑭、李嗣肱赴援,屯下博桥,汴人惊乱,烧营而遁,以功 遥领邢、洺、磁团练使。

  十二年,魏博归款于庄宗,遣存审率前锋据临清,以俟进取。庄宗入魏,存审 屯魏县以抗刘鄩。六月,鄩营莘县,存审与镇、定之师营莘西三十里,一日数战。 八月,率师攻张源德于贝州。十三年二月,刘鄩自莘悉众来袭我魏州,存审以大军 踵其后,战于故元城,大败汴人,从收澶、卫、磁、洺等州。秋,邢州阎宝降,授 存审安国军节度、邢洺磁等州观察使。十月,戴思远弃沧州,毛璋以城降,授存审 检校太傅、横海军节度使,兼领魏博马步军都指挥使。明年,就加平章事。

  十四年八月,将兵援周德威于幽州,败契丹之众。冬,破汴将安彦之于杨刘, 诸军进营麻口。时梁将谢彦章营行台村,庄宗勇于接战,每以轻骑当之,遇窘者数 四。存审每俟其出,必叩马谏曰:“王将复唐宗社,宜为天下自爱,搴旗挑战,一 剑之任,无益圣德,请责效于臣。古人不以贼遗君父,臣虽不武,敢不代君之忧。” 庄宗及时回驾。十二月,战于胡柳。晡晚之后,存审引所部银枪效节军,败梁军于 土山下。是日辰巳间,周德威战殁,一军逗挠,梁军四集,存审与其子彦图冒刃血 战,出没贼阵,与庄宗军合。午后,师复集,击败汴人。

  十六年春,代周德威为内外蕃汉马步总管,于德胜口筑南北城以据之。七月, 汴将王瓚自黎阳渡河寇澶州,存审拒战,瓚退,营于杨村渡,控我上游。自是日与 交锋,对垒经年,大小凡百余战。

  十七年,汴将刘鄩攻同州,硃友谦求援于我,遣存审与李嗣昭将兵赴之。九月, 次河中,进营朝邑。时河中久臣于梁,众持两端,及诸军大集,刍粟暴贵,嗣昭惧 其翻覆,将急战以定胜负。居旬日,梁军逼我营。会望气者言,西南黑气如斗鸡之 状,当有战阵,存审曰:“我方欲决战,而形于气象,得非天赞欤!”是夜,阅其 众,诘旦进军。梁军来逆战,大败之,追斩二千余级。自是梁军保垒不出。存审谓 嗣昭曰:“吾初惧刘鄩据渭河。偏师既败,彼若退归,惧我踵之;穷兽搏人,勿谓 无事。可开其归路,然后追奔。”乃令王建及牧马于沙苑,刘鄩、尹皓知之,保众 退去,《欧阳史》:鄩以为晋军且懈,乃夜遁去。存审追击于渭河,又大败之。遂 解同州之围。存审略地至奉先,谒诸帝陵,乃班师。

  十八年,王师讨张文礼于镇州,李嗣昭、李存进相次战殁。十九年,遣存审率 师进攻叛帅于城下,文礼之将李再丰阴送款于存审,我师中夜登城,擒文礼之子处 球等,露布以献。镇州平,以功加检校太傅、兼侍中。

  二十年正月,师还于魏州,庄宗出城迎劳,就第宴乐。无何,契丹犯燕蓟,郭 崇韬奏曰:“汴寇未平,继韬背叛,北边捍御,非存审不可。”上遣中使谕之,存 审卧病羸瘠,附奏曰:“臣效忠禀命,靡敢为辞,但疴恙缠绵,未堪祗役。”既而 诏存审以本官充幽州卢龙节度使,自镇州之任。同光初,加开府仪同三司、检校太 师、中书令、食邑千户,赐号忠烈扶天启运功臣。

  十月,平梁,迁都洛阳。存审以身为大将,不得预收复中原之功,旧疾愈作, 坚求入觐寻医,以情告郭崇韬。时崇韬自负一时,佐命之功,无出己右,功名事望, 素在存审之下,权势既隆,人士辐凑,不欲存审加于己上,每有章奏求觐,即阴沮 之。存审妻郭氏泣诉于崇韬曰:“吾夫于国,粗效驱驰,与公乡里亲旧,公忍令死 弃北荒,何无情之如是!”崇韬益惭戁。明年春,疾甚,上章恳切,乞生觐天颜, 不许。存审伏枕而叹曰:“老夫历事二主,垂四十年,幸而遇今日天下一家,远夷 极塞,皆得面觐彤墀,射钩斩祛之人,孰不奉觞丹陛,独予壅隔,岂非命哉!”渐 增危笃,崇韬奏请许存审入觐。四月,制授存审宣武军节度使、诸道蕃汉马步总管。 诏未至,五月十五日卒于幽州官舍,时年六十三,遗命葬太原。存审遗奏陈叙不得 面觐,词旨凄惋。庄宗震悼久之,废朝三日,赠尚书令。

  存审少在军中,识机知变,行军出师,法令严明,决策制胜,从无遗悔,功名 与周德威相匹,皆近代之良将也。常戒诸子曰:“予本寒家,少小携一剑而违乡里, 四十年间,位极将相。其间屯危患难,履锋冒刃,入万死而无一生,身方及此,前 后中矢仅百余。”乃出镞以示诸子,因以奢侈为戒。

  存审微时,尝为俘囚,将就戮于郊外,临刑指危垣谓主者曰:“请就戮于此下, 冀得坏垣覆尸,旅魂之幸也。”主者哀之,为移次焉。迁延之际,主将拥妓而饮, 思得歌者以助欢。妓曰:“俘囚有符存审者,妾之旧识,每令击节,以赞歌令。” 主将欣然,驰骑而舍之;岂非命也!

  彦超,存审之长子也。少事武皇,累历牙职。存审卒,庄宗以彦超为汾州刺史。 同光末,魏州军乱,诏彦超赴北京巡检。先是,朝廷令内官吕、郑二人在太原,一 监兵,一监仓库。及明宗入洛,皇弟存霸单骑奔河东,与吕、郑谋杀彦超与留守张 宪。彦超觉之,密与宪谋,未决,部下大噪,州兵毕集,张宪出奔。是夕,军士杀 吕、郑、存霸于衙城。诘旦,闻洛城祸变,彦超告谕三军。《宋史·张昭传》云: 昭为张宪推官,庄宗及难,闻鄴中兵士推戴明宗,宪部将符彦超合戍将应之。宪死, 有害昭者,执之以送彦超。彦超曰:“推官正人,无得害之。”又逼昭为榜,安抚 军民。明宗又令其弟龙武都虞候彦卿驰骑安抚。六月,彦超入觐,明宗召见抚谕, 寻授晋州留后。未行,会其弟前曹州刺史彦饶平宣武乱军,明宗喜,召彦超谓之曰: “吾得尔兄弟力,余更何忧,尔为我往河东抚育耆旧。”即授北京留守、太原尹。 明年冬,移授昭义节度使。四年,授骁卫上将军,改金吾上将军。长兴元年,授泰 宁军节度使,寻移镇安州。

  彦超厮养中有王希全者,小字佛留,粗知书计,委主货财,岁久耗失甚多,彦 超止于诃谴而已。应顺元年正月,佛留闻朝廷多事,因与任货兒等谋乱。一夕,扣 门言朝廷有急递至,彦超出至事,佛留挟刃害之。诘旦,本州节度副使李端召州 兵攻佛留等,杀之,余众奔淮南,擒彦超部将赵温等二十六人诛之。彦超赠太尉。

  存审次子彦饶,《晋史》有传。次彦卿,皇朝前凤翔节度使、守太师、中书令, 封魏王,今居于洛阳。次彦能,终于楚州防御使。次彦琳,仕皇朝为金吾上将军, 卒于任。

展开全文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ungyonghwa.cn/guji/ee1c50ffa51489be7ec58a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