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「合力创业成语网」
  2. 古籍鉴赏
  3. 魏征等「隋书卷十七列传」部分译文

魏征等「隋书卷十七列传」部分译文

○韩擒虎韩擒虎,字子通,河南东垣人,后迁居到新安。他的父亲韩雄,以勇猛有气节而闻名,在北周做官,官职到大将军、洛阳、虞州等八州刺史。韩擒虎年少时,粗犷豪迈,以有胆识和谋略而著称,体貌魁梧伟岸,有一副英雄豪杰的仪表。他又喜欢读书,经书、史书、

部分译文

○韩擒虎  韩擒虎,字子通,河南东垣人,后迁居到新安。  他的父亲韩雄,以勇猛有气节而闻名,在北周做官,官职到大将军、洛阳、虞州等八州刺史。  韩擒虎年少时,粗犷豪迈,以有胆识和谋略而著称,体貌魁梧伟岸,有一副英雄豪杰的仪表。  他又喜欢读书,经书、史书、百家之言都略知大旨。  周太祖看见他后认为他很独特,就让他与太子们一起游玩。  后来,因为立了军功,授官职为都督,新安太守,慢慢地提升到仪同三司,世袭新义郡公。  武帝攻打齐国,齐将独孤永业镇守金墉城,韩擒虎说服他投降。  进军平定范阳,他又被加授上仪同,授官职为永州刺史。  陈国军队逼进光州城,韩擒虎以行军总管之职打败了他们。  又跟从宇文忻平定合州。  高祖作丞相后,他为合州刺史。  陈国将领甄庆、任蛮奴、萧摩诃等互相声援,多次侵犯江北,先后侵入北周边界。  韩擒虎多次挫败他们的锐气,使陈国士气大丧。  隋文帝开皇初年,文帝暗中怀有吞并江南的志向,认为韩擒虎有文武之才,平素很有名气,于是就授他为庐州总管,委韩擒虎以平定陈国的重任,很是叫敌人惧怕。  等到大规模攻打陈国,以韩擒虎为先锋,他率领五百士卒夜里渡江,袭击采石,守城的陈军都醉了,韩擒虎于是就攻取了它。  进攻姑苏,半天时间就攻了下来,紧接着又夺取了新林。  江南的老百姓平常听到他的威名、信誉,都来军门拜见他,昼夜不断。  陈国人非常害怕,他们的将领樊巡、鲁世真、田瑞等陆续投降了韩擒虎。  晋王杨广把这些情况奏报给高祖,高祖听后非常高兴,大摆宴席犒赏群臣。  晋王派遣行军总管杜颜与韩擒虎会合,步兵和骑兵达两万人。  这时,陈叔宝派领军蔡征镇守朱雀航,听说韩擒虎将到,众士兵因害怕韩擒虎而溃逃。  任蛮奴被贺若弼战败,丢下军队向韩擒虎投降。  韩擒虎以精锐的骑兵五百人直攻朱雀门。  陈国士兵打算迎战,任蛮奴指着他们说:“我尚且投了降,你们还干什么!”大家都纷纷溃散逃走。  于是平定金陵,活捉陈国国君陈叔宝。  当时贺若弼也有一部分功劳。  于是皇帝就下诏对晋王说:“这两个人,深谋大略,在东南防备侵犯之敌,我本委任他们,平定东南,安抚百姓,一切都跟我想的一样。  九州不统一,已经有几百年了,凭他们这些名臣的功劳,来完成太平盛世的大业,天下大事,还有什么能超过这些呢?听到这情况感到很欣慰,实在是很高兴。  平定江南,是这两个人的力量啊!”于是赏赐绢帛万段。  随后又下诏对韩擒虎、贺若弼二人说:“你们扬国威于万里之外,宣扬教化于江南一隅,使东南百姓从水深火热中摆脱出来,几百年的敌人十来天的时间就清除干净,这只是你们的功劳啊。  你们高高的名声塞于宇宙,昌盛的大业显耀于天地,远听前世古人之事,很少与你们能够匹敌。  军队凯旋,知道为期不远了,我很想念你们,度日如年。”等到回到京城,贺若弼和韩擒虎在皇上面前争功,贺若弼说:“我在蒋山殊死作战,打败敌人精锐的部队,活捉敌人的勇将,威风大振,于是平定陈国。  韩擒虎并不怎么与敌人交锋,怎么能与我的功劳相比!”韩擒虎说:“我奉晋王的指示,让我和你的军队合在一起,来攻打陈国都城,你贺若弼竟敢在我前面冒险出兵,一遇到贼人就展开战斗,致使将士们死伤很多。  我带领精锐的骑兵五百人,武器不沾血,就攻下金陵,使任蛮奴投降,捉住陈叔宝,占据他们的府库,把他们的巢穴都倾覆了。  贺若弼到晚上,方才叩响北掖门,我打开城门接纳他。  他连补救罪过都来不及,怎能与我相比!”皇上说:“你们两个都应授予特殊功勋。”于是升任韩擒虎为上柱国,赏赐绢物八千段。  后来有司揭发韩擒虎放纵士兵,淫污陈宫,因犯这罪状不对他加封爵邑。  以后,突厥来朝拜,皇上对他们说:“你们听说江南有陈国天子吗?”他们回答说:“听说过。”于是皇上让侍从领突厥使臣到韩擒虎面前,说:“这就是捉获陈国天子的人。”韩擒虎狠狠地看了他们一眼,他们非常恐惧,不敢抬头看他,他就是这样威风凛凛。  另外封他为寿光县公,食邑一千户。  以行军总管的身份屯兵驻守金城,防备胡寇来犯,随之又授凉州总管之职。  不久,韩擒虎被皇上征召回到京城,皇上在内殿设宴款待,恩礼很厚。  不久,他邻边的老妇人看见他的门下仪仗很盛大,同王宫一样,老妇人感到奇怪便问他们。  他们中间有人回答说:“我来迎接大王。”忽然不见了。  又有人病得很厉害,恍恍忽忽地走到韩擒虎家里说:“我想拜见大王。”左右的人问道:“什么王?”回答说:“阎罗王。”韩擒虎的手下侍从想打他,韩擒虎制止他们说:“我生前做到了上柱国,死后能做阎罗王,这已很满足了。”因此生病,几天就死了。  死时五十五岁。 ○贺若弼  贺若弼字辅伯,河南洛阳人。  他的父亲贺敦,因勇武刚烈而闻名,在北周时任金州总管,宇文护因嫉妒他的才能而陷害他。  临刑时,贺敦把若弼叫到跟前对他说:“我决心平定江南,但是此志不能实现,你应成就我的志愿。  我是因为不慎言而死,你不可不深思。”于是用锥子把若弼的舌头刺出了血,告诫他说话要谨慎。  若弼年轻时慷慨激昂,胸有大志,骁勇无敌,射箭骑马技巧娴熟,通晓撰文,博览群书,在当时很出名。  周齐王宇文宪听到后很敬重他的才干,选拔他为记室。  不久,封为当亭县公,升迁为小内史。  周武帝时,上柱国乌丸轨对武帝说:“太子不是帝王之才,我也曾跟贺若弼议论过他。”武帝唤若弼问及此事,若弼知道太子之位不可动摇,恐怕祸及自己,就违心地对武帝说:“皇太子的德望一天比一天高,我没有发现他的过错。”武帝听后默然不语。  若弼退出后,乌丸轨责备他背叛自己,若弼回答说:“君王做事不密就失去臣子;臣子做事不密就丧失生命,所以不敢随便议论。”等到宣帝继位,乌丸轨终究被杀,若弼却得以免罪。  不久他与韦孝宽一起攻打陈国,攻克了数十座城,其中若弼攻下的最多,这样他官拜寿州刺史,改封为襄邑县公。  高祖担任北周丞相时,尉迟迥在邺城反叛,高祖恐怕若弼有变,就派长孙平乘驿马去替代了他。  高祖称帝以后,心中就有吞并江南之志,寻找可担大任之人。  高赹说:“朝臣之中,有文武全才的没有能比得上贺若弼。”高祖说:“你推荐对了人。”于是拜贺若弼为吴州总管,委托他以平陈之事,若弼欣然接受并以此为己任。  他与寿州总管源雄同为军事重镇的长官。  若弼曾赠诗给源雄:“交河有骠骑将军的帐幕,合浦有伏波将军的军营,不要让麒麟阁上,没有我们二人的名号。”若弼进献十条攻陈之策,皇上称赞不已,赐给他宝刀。  开皇九年(589),大规模攻陈,高祖任命若弼担任行军总管。  准备渡江时,若弼酹酒发誓说:“我亲承皇上旨意,远振国威,讨伐罪人,慰问百姓,剪除残暴。  悠悠苍天,浩浩长江,请为我作证。  如果扬善抑祸,大军就能顺利过江;如果事与愿违,就葬身鱼腹之中,死而无怨。”当初,若弼请求派遣沿长江防务之兵在办理换防之时,一定要先聚集在历阳。  于是士兵广列旗帜,营幕遍野,陈国认为是隋朝的大军到了,就调动国中全部兵马准备迎敌。  后知这只是驻军换防,陈国集聚的人马又散开了。  陈军习以为常,不再加以防备。  到这时,若弼派大军横渡长江,陈国的军队一点也没有察觉。  若弼偷袭陈国的南徐州,攻下此城,活捉了刺史黄恪。  若弼的部队军令严肃,秋毫无犯,如发现军士到民间买酒的,若弼立即将他斩首。  若弼屯兵驻扎在蒋山的白土岗上,陈将鲁达、周智安、任蛮奴、田瑞、樊毅、孔范、萧摩诃等用强兵抵挡,田瑞先进攻若弼的军队,若弼打跑了他。  鲁达等将轮番进攻,若弼的军队屡屡退却。  若弼估计到其将领骄横,其士卒懈怠之时,就督促勉励将士,拼死作战,于是大败陈军。  部下开府员明擒拿到萧摩诃,若弼命令左右推出斩首,可是摩诃神情自若,若弼放了他并且以礼相待。  若弼的军队从北掖门进入城内,当时韩擒虎已经捉到了陈叔宝,若弼到时,叫来陈叔宝观看。  叔宝恐惶得汗流满面,两腿战战去给若弼下拜。  若弼对他说:“小国的国君向大国的大臣下拜,是礼节。  到了我朝还不失做一个归命侯,不要害怕。”若弼怨恨自己没有擒住叔宝,功在韩擒虎之后,于是同韩擒虎互相责骂,以致拔刀相向。  皇上听到若弼有功,很高兴,下诏褒扬他,这记在《韩擒虎传》中。  晋王因为若弼在事先决战,违反军令,于是把若弼交给属下处分。  皇上让人乘驿马召他来,见面时,亲自迎接并慰劳他,说:“攻取三吴,是你的功劳。”皇上叫他登上御座,赐给若弼缣帛八千段,授官上柱国,加封宋国公,食邑三千户,赐给他宝剑、宝带、金雍瓦、金盘各一个,和雉尾扇、曲盖,杂采二千段,女乐二部,还赐陈叔宝的妹妹给他做妾,让他担任右领军大将军,不久拜为右武侯大将军。  若弼在当时贵极一时,官高位重,其兄贺隆封为武都郡公,其弟贺东封为万荣郡公,同时担任刺史、列将之职。  他家中珍宝古玩不计其数,穿绮罗的婢妾有几百人,当时的人以此为荣。  贺若弼自认为功名在群臣之上,常常以宰相自居。  不久杨素担任右仆射,但若弼仍是将军,很感不平,形于言表,因此被免去官职,若弼不满就更深了。  数年以后,若弼下狱,高祖对他说:“我让高赹、杨素担任宰相,你总是扬言说他们两个仅仅能吃饭罢了,是什么意思?”若弼说:“高赹,是我的朋友;杨素,是我的舅子,我知道他们的为人,的确说过这样的话。”大臣启奏若弼怨恨大,按罪当死。  皇上爱惜他曾有功,只是免官为庶民。  一年多后,恢复其爵位。  高祖也猜忌他,不再任用他,然而每当高祖设宴有所赏赐时,给他的赏赐很多。  开皇十九年(599),高祖驾临仁寿宫,宴请王公大臣,下诏让若弼作五言诗,他作的诗蕴含愤怨之情,高祖看后宽容了他。  若弼曾经遇到突厥使者入朝,高祖赐突厥人射箭,突厥人一射就射中了靶子。  高祖说:“除了贺若弼没有人能像他这样善射。”于是叫若弼来射箭,若弼拜了两拜祝愿说:“我若是赤诚为国的人,就应当一射就中靶子,如果不是这样,就射不中。”结果一射就中了靶子。  皇上很高兴,回过头对突厥人说:“这个人,是上天赐给我的!”炀帝还在东宫当太子时,曾经对若弼说:“杨素、韩擒虎、史万岁三个人都是良将,相比之下谁优谁劣呢?”若弼回答说:“杨素是员猛将,不是谋将;韩擒虎是员战将,不是统帅之将;史万岁是马上将领,不是大将才。”太子说:“那么大将是谁呢?”若弼拜后说:“只有靠殿下抉择了。”若弼的意思是自己是大将。  等到炀帝继位后,他更加被皇上疏远猜忌。  大业三年(607),若弼跟随皇上到北方巡视,到了榆林。  炀帝设了一个很大的帐篷,那帐篷下可坐几千人,召见了突厥启民可汗并设宴款待。  若弼认为这样太浪费,同高赹、宇文弼等人私下议论皇上过失。  被人奏明皇上,最后因这事被杀,时年六十四岁。

隋书简介

  《隋书》共八十五卷,其中帝纪五卷,列传五十卷,志三十卷。本书由多人共同编撰,分为两阶段成书,从草创到全部修完共历时三十五年。

隋书·卷十七列传原文

  ○韩擒虎弟僧寿 洪

  韩擒,字子通,河南东垣人也,后家新安。父雄,以武烈知名,仕周,官至大 将军、洛虞等八州刺史。擒少慷慨,以胆略见称,容貌魁岸,有雄杰之表。性又好 书,经史百家皆略知大旨。周太祖见而异之,令与诸子游集。后以军功,拜都督、 新安太守,稍迁仪同三司,袭爵新义郡公。武帝伐齐,齐将独孤永业守金墉城,擒 说下之。进平范阳,加上仪同,拜永州刺史。陈人逼光州,擒以行军总管击破之。 又从宇文忻平合州。高祖作相,迁和州刺史。陈将甄庆、任蛮奴、萧摩诃等共为声 援,频寇江北,前后入界。擒屡挫其锋,陈人夺气。

  开皇初,高祖潜有吞并江南之志,以擒有文武才用,夙著声名,于是拜为庐州 总管,委以平陈之任,甚为敌人所惮。及大举伐陈,以擒为先锋。擒率五百人宵济, 袭采石,守者皆醉,擒遂取之。进攻姑熟,半日而拔,次于新林。江南父老素闻其 威信,来谒军门,昼夜不绝。陈人大骇,其将樊巡、鲁世真、田瑞等相继降之。晋 王广上状,高祖闻而大悦,宴赐群臣。晋王遣行军总管杜彦与擒合军,步骑二万, 陈叔宝遣领军蔡徵守硃雀航,闻擒将至,众惧而溃。任蛮奴为贺若弼所败,弃军降 于擒。擒以精骑五百,直入硃雀门。陈人欲战,蛮奴捴之曰:“老夫尚降,诸君何 事!”众皆散走。遂平金陵,执陈主叔宝。时贺若弼亦有功。乃下诏于晋王曰: “此二公者,深谋大略,东南逋寇,朕本委之,静地恤民,悉如朕意。九州不一, 已数百年,以名臣之功,成太平之业,天下盛事,何用过此!闻以欣然,实深庆快。 平定江表,二人之力也。”赐物万段。又下优诏于擒、弼曰:“申国威于万里,宣 朝化于一隅,使东南之民俱出汤火,数百年寇旬日廓清,专是公之功也。高名塞于 宇宙,盛业光于天壤,逖听前古,罕闻其匹。班师凯入,诚知非远,相思之甚,寸 阴若岁。”及至京,弼与擒争功于上前,弼曰:“臣在蒋山死战,破其锐卒,擒其 骁将,震扬威武,遂平陈国。韩擒略不交阵,岂臣之比!”擒曰:“本奉明旨,令 臣与弼同时合势,以取伪都。弼乃敢先期,逢贼遂战,致令将士伤死甚多。臣以轻 骑五百,兵不血刃,直取金陵,降任蛮奴,执陈叔宝,据其府库,倾其巢穴。弼至 夕,方扣北掖门,臣启关而纳之。斯乃救罪不暇,安得与臣相比!”上曰:“二将 俱合上勋。”于是进位上柱国,赐物八千段。有司劾擒放纵士卒,淫污陈宫,坐此 不加爵邑。

  先是,江东有谣歌曰:“黄斑青骢马,发自寿阳涘。来时冬气末,去日春风始。” 皆不知所谓。擒本名豹,平陈之际,又乘青骢马,往反时节与歌相应,至是方悟。 其后突厥来朝,上谓之曰:“汝闻江南有陈国天子乎?”对曰:“闻之。”上命左 右引突厥诣擒前,曰:“此是执得陈国天子者。”擒厉然顾之,突厥惶恐,不敢仰 视,其有威容如此。别封寿光县公,食邑千户。以行军总管屯金城,御备胡寇,即 拜凉州总管。俄征还京,上宴之内殿,恩礼殊厚。无何,其邻母见擒门下仪卫甚盛, 有同王者,母异而问之。其中人曰:“我来迎王。”忽然不见。又有人疾笃,忽惊 走至擒家曰:“我欲谒王。”左右问曰:“何王也?”答曰:“阎罗王。”擒子弟 欲挞之,擒止之曰:“生为上柱国,死作阎罗王,斯亦足矣。”因寝疾,数日竟卒, 时年五十五。子世谔嗣。

  世谔倜傥骁捷,有父风。杨玄感之作乱也,引世谔为将,每战先登。及玄感败, 为吏所拘。时帝在高阳,送诣行所。世谔曰令守者市酒殽以酣暢,扬言曰:“吾死 在朝夕,不醉何为!”渐以酒进守者,守者狎之,遂饮令致醉。世谔因得逃奔山贼, 不知所终。

  僧寿字玄庆,擒母弟也,亦以勇烈知名。周武帝时,为侍伯中旅下大夫。高祖 得政,从韦孝宽平尉迥,每战有功,授大将军,封昌乐公,邑千户。开皇初,拜安 州刺史。时擒为庐州总管,朝廷不欲同在淮南,转为熊州刺史。后转蔚州刺史,进 爵广陵郡公。寻以行军总管击突厥于鸡头山,破之。后坐事免。数岁,复拜蔚州刺 史。突厥甚惮之。十七年,屯兰州以备胡。明年,辽东之役,领行军总管,还,检 校灵州总管事。从杨素击突厥,破之,进位上柱国,改封江都郡公。炀帝即位,又 改封新蔡郡公。自是之后,不复任用。大业五年,从幸太原。有京兆人达奚通妾王 氏,能清歌,朝臣多相会观之,僧寿亦豫焉,坐是除名。寻令复位。八年,卒于京 师,时年六十五。有子孝基。

  洪字叔明,擒季弟也。少骁勇,善射,膂力过人。仕周侍伯上士,后以军功拜 大都督。高祖为丞相,从韦孝宽破尉迥于相州,加上开府,甘棠县侯,邑八百户。 高祖受禅,进爵为公。寻授骠骑将军。开皇九年,平陈之役,授行军总管。及陈平, 晋王广大猎于蒋山,有猛兽在围中,众皆惧。洪驰马射之,应弦而倒。陈氏诸将, 列观于侧,莫不叹伏焉。王大喜,赐缣百匹。寻以功加柱国,拜蒋州刺史。数岁, 转廉州刺史。时突厥屡为边患,朝廷以洪骁勇,检校朔州总管事。寻拜代州总管。 仁寿元年,突厥达头可汗犯塞,洪率蔚州刺史刘隆、大将军李药王拒之。遇虏于恆 安,众寡不敌,洪四面搏战,身被重创,将士沮气。虏悉众围之,矢下如雨。洪伪 与虏和,围少解。洪率所领溃围而出,死者大半,杀虏亦倍。洪及药王除名为民, 隆竟坐死。炀帝北巡,至恆安,见白骨被野,以问侍臣。侍臣曰:“往者韩洪与虏 战处也。”帝悯然伤之,收葬骸骨,命五郡沙门为设佛供,拜洪陇西太守。未几, 硃崖民王万昌作乱,诏洪击平之。以功加位金紫光禄大夫,领郡如故。俄而万昌弟 仲通复叛,又诏洪讨平之。师未旋,遇疾而卒,时年六十三。

  ○贺若弼

  贺若弼,字辅伯,河南洛阳人也。父敦,以武烈知名,仕周为金州总管,宇文 护忌而害之。临刑,呼弼谓之曰:“吾必欲平江南,然此心不果,汝当成吾志。且 吾以舌死,汝不可不思。”因引锥刺弼舌出血,诫以慎口。弼少慷慨有大志,骁勇 便弓马,解属文,博涉书记,有重名于当世。周齐王宪闻而敬之,引为记室。未几, 封当亭县公,迁小内史。周武帝时,上柱国乌丸轨言于帝曰:“太子非帝王器,臣 亦尝与贺若弼论之。”帝呼弼问之,弼知太子不可动摇,恐祸及己,诡对曰:“皇 太子德业日新,未睹其阙。”帝默然。弼既退,轨让其背己,弼曰:“君不密则失 臣,臣不密则失身,所以不敢轻议也。”及宣帝嗣位,轨竟见诛,弼乃获免。寻与 韦孝宽伐陈,攻拔数十城,弼计居多。拜寿州刺史,改封襄邑县公。高祖为丞相, 尉迥作乱鄴城,恐弼为变,遣长孙平驰驿代之。

  高祖受禅,阴有并江南之志,访可任者。高颎曰:“朝臣之内,文武才干,无 若贺若弼者。”高祖曰:“公得之矣。”于是拜弼为吴州总管,委以平陈之事,弼 忻然以为己任。与寿州总管源雄并为重镇。弼遗雄诗曰:“交河骠骑幕,合浦伏波 营,勿使骐驎上,无我二人名。”

  献取陈十策,上称善,赐以宝刀。开皇九年,大举伐陈,以弼为行军总管。将 渡江,酹酒而咒曰:“弼亲承庙略,远振国威,伐罪吊民,除凶翦暴,上天长江, 鉴其若此。如便福善祸淫,大军利涉;如事有乖违,得葬江鱼腹中,死且不恨。” 先是,弼请缘江防人每交代之际,必集历阳。于是大列旗帜,营幕被野。陈人以为 大兵至,悉发国中士马。既知防人交代,其众复散。后以为常,不复设备。及此, 弼以大军济江,陈人弗之觉也。袭陈南徐州,拔之,执其刺史黄恪。军令严肃,秋 毫不犯。有军士于民间沽酒者,弼立斩之。进屯蒋山之白土冈,陈将鲁达、周智安、 任蛮奴、田瑞、樊毅、孔范、萧摩诃等以劲兵拒战。田瑞先犯弼军,弼击走之。鲁 达等相继递进,弼军屡却。弼揣知其骄,士卒且惰,于是督厉将士,殊死战,遂大 破之。麾下开府员明擒摩诃至,弼命左右牵斩之。摩诃颜色自若,弼释而礼之。从 北掖门而入。时韩擒已执陈叔宝,弼至,呼叔宝视之。叔宝惶惧流汗,股忄栗再拜。 弼谓之曰:“小国之君,当大国卿,拜,礼也。入朝不失作归命侯,无劳恐惧。” 既而弼恚恨不获叔宝,功在韩擒之后,于是与擒相询,挺刃而出。上闻弼有功,大 悦,下诏褒扬,语在《韩擒传》。晋王以弼先期决战,违军命,于是以弼属吏。上 驿召之,及见,迎劳曰:”克定三吴,公之功也。“命登御坐,赐物八千段,加位 上柱国,进爵宋国公,真食襄邑三千户,加以宝剑、宝带、金甕、金盘各一,并雉 尾扇、曲盖,杂彩二千段,女乐二部,又赐陈叔宝妹为妾。拜右领军大将军,寻转 右武候大将军。

  弼时贵盛,位望隆重,其兄隆为武都郡公,弟东为万荣郡公,并刺史、列将。 弼家珍玩不可胜计,婢妾曳绮罗者数百,时人荣之。弼自谓功名出朝臣之右,每以 宰相自许。既而杨素为右仆射,弼仍为将军,甚不平,形于言色,由是免官,弼怨 望愈甚。后数年,下弼狱,上谓之曰:“我以高颎、杨素为宰相,汝每倡言,云此 二人惟堪啖饭耳,是何意也?”弼曰:“颎,臣之故人,素,臣之舅子,臣并知其 为人,诚有此语。”公卿奏弼怨望,罪当死。上惜其功,于是除名为民。岁馀,复 其爵位。上亦忌之,不复任使,然每宴赐,遇之甚厚。开皇十九年,上幸仁寿宫, 宴王公,诏弼为五言诗,词意愤怨,帝览而容之。尝遇突厥入朝,上赐之射,突厥 一发中的。上曰:“非贺若弼无能当此。”于是命弼。弼再拜祝曰:“臣若赤诚奉 国者,当一发破的。如其不然,发不中也。”既射,一发而中。上大悦,顾谓突厥 曰:“此人天赐我也!”

  炀帝之在东宫,尝谓弼曰:“杨素、韩擒、史万岁三人,俱称良将,优劣如何?” 弼曰:“杨素是猛将,非谋将;韩擒是斗将,非领将;史万岁是骑将,非大将。” 太子曰:“然则大将谁也?”弼拜曰:“唯殿下所择。”弼意自许为大将。及炀帝 嗣位,尤被疏忌。大业三年,从驾北巡,至榆林。帝时为大帐,其下可坐数千人, 召突厥启民可汗飨之。弼以为大侈,与高颎、宇文弼等私议得失,为人所奏,竟坐 诛,时年六十四。妻子为官奴婢,群从徙边。

  子怀亮,慷慨有父风,以柱国世子拜仪同三司。坐弼为奴,俄亦诛死。

  史臣曰:夫天地未泰,圣哲启其机;疆埸尚梗,爪牙宣其力。周之方、邵,汉 室韩、彭,代有其人,非一时也。自晋衰微,中原幅裂,区宇分隔,将三百年。陈 氏凭长江之地险,恃金陵之馀气,以为天限南北,人莫能窥。高祖爰应千龄,将一 函夏。贺若弼慷慨,申必取之长策,韩擒奋发,贾馀勇以争先,势甚疾雷,锋逾骇 电。隋氏自此一戎,威加四海。稽诸天道,或时有废兴,考之人谋,实二臣之力。 其俶傥英略,贺若居多,武毅威雄,韩擒称重。方于晋之王、杜,勋庸绰有馀地。 然贺若功成名立,矜伐不已,竟颠殒于非命,亦不密以失身。若念父临终之言,必 不及于斯祸矣。韩擒累世将家,威声动俗,敌国既破,名遂身全,幸也。广陵、甘 棠,咸有武艺,骁雄胆略,并为当时所推,赳赳干城,难兄难弟矣。

展开全文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ungyonghwa.cn/guji/c4e7262ea09ae04dd30a6ac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