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「合力创业成语网」
  2. 古籍鉴赏
  3. 房玄龄等「晋书第十三章志」译文

房玄龄等「晋书第十三章志」译文

永嘉之乱,海内分崩离析,伶官乐器,全都毁于刘渊、石勒之乱。在江东初立宗庙时,尚书命太常呈上祭祀所用乐名。太常贺循回答说:“魏氏增删修订汉乐,因而成为一代之礼乐,但不知大晋乐名为何与以前不同。遭此祸乱以后,旧典已不复存在。然而此诸乐都能以钟律

译文

  永嘉之乱,海内分崩离析,伶官乐器,全都毁于刘渊、石勒之乱。在江东初立宗庙时,尚书命太常呈上祭祀所用乐名。太常贺循回答说:“魏氏增删修订汉乐,因而成为一代之礼乐,但不知大晋乐名为何与以前不同。遭此祸乱以后,旧典已不复存在。然而此诸乐都能以钟律和之,以五声表之于文,加歌辞用于咏唱,伴舞陈之于庭。宫悬列于堂阶之前,琴瑟置于堂上,八音诸乐器迭次演奏,合奏雅乐之声,登歌下管,各有其常咏之乐曲,这些都符合周人的旧制。自漠代以来,祇是依照此乐,自作新词而已。旧京荒废,于今乐曲早已散佚,音韵宛转曲折,又无人能识,所以现在很难说清楚。”当时因为缺少雅乐乐器和伶人,所以不设太乐及鼓吹令。以后搜集到很多登歌,但食举之乐,尚不完备。太宁末年,明帝又令阮孚等人加以补充。咸和年间,成帝才复设太乐官,搜集散佚乐章,但仍缺少金石之乐。庾亮治荆州时,与谢尚整理雅乐,未完而庾亮死。庾翼、桓温专事争战,乐器闲置库中,以致全都朽坏在库裹。及至慕容俊平定冉闵,双方交战之际,邺下乐人有不少来投奔。永和十一年,谢尚镇守寿阳,于是搜求乐人,以充太乐府,并制作石磬,雅乐才稍微完备。然而王猛子邺,慕容氏所得乐声又流入关西。太元年间,击破苻坚,又俘获其乐工杨蜀等人,娴熟旧乐,于是四厢金石之乐方始完备。于是令曹毗、王殉等人增作宗庙歌词,然而四郊祭祀即不再设乐。今列其词于后。

  歌宣帝:曹毗

  呜乎赫哉我高祖,圣德协和与灵符。顺应期运拨乱世,厘整朝政定天都。勋业巍巍震宇宙,教化洽洽动八区。纲纪整肃以常刑,大道教化以玄珠。神石头灵吐祥瑞,灵芝有知自陈敷。开创基业应天命,至仁至德齐唐虞。

  歌景帝:曹毗

  景帝承时运,继业兴帝基。皇纲复重振,天晖再高举。愚蠢二贼寇,扰我扬舆楚。平乱整兵车,杀敌膏伐斧。用兵如神算,战功振王旅。凶逆既已平,功勋冠天宇。、

  歌文帝:曹毗

  太祖庄敬圣明,王圆远大光明。仁教布于四藩,帝基累积愈崇。皇室命蹇多难,严威澄清紫宫。威仪烈过秋霜,恩泽惠胜春风。平定蜀楚两地,经纬以文以戎。功高乃有三墟,声名流芳无穷。

  歌武帝:曹毗

  穆穆我武皇,承继祖钦明。应期登帝位,龙飞在紫庭。百事理有序,听讼断以情。异域既宾服,伪吴亦扫平。晨明流甘露,宵夜映朗星。野有击壤歌,路垂颂德声。

  歌元帝:曹毗

  时运多艰难,天网欲解贯。丞皇振朝纲,纲罗罩辽坠。仰而齐七政,俯则平祸乱。教化如风行,泽惠犹雨散。碧波更光耀,金辉复焕然。圣德冠千载,文蔚有余灿。

  歌明帝:曹毗

  睿智明察卢担,光大弘扬帝图。俊姿英风早发,清明光辉载途。奸贼逆臣恣纵,无视我皇法度。躬身亲摇朱旗,豁然开朗天步。大业宏圃充实,天罗如云密布。万物均得安宁,洪基从此永固。

  歌成帝:曹毗

  呜乎美哉我题塞,道如泽深自远播。法度和协宣德音,畅茂万物惠风和。肃敬勉力行仁德,非礼之事不越过。树德犹如布纯风,行仁恰似浊清波。连理仁木映大地,祥鸟鸣凤栖树柯。教化四布遵帝尧,仁义施行盖山河。

  歌康帝:曹毗

  穆穆我康皇,仰其嗣洪德。有为而不宰,雅音传四塞。防邪自以诚,镇物以玄默。威仪静宇内,道宣布邦国。

  歌穆帝:曹毗  孝宗夙睿哲,美名堪称扬。德如彼晨明,日耀拂扶桑。垂训在华帐,流润至八方。幽深赞玄妙,渊博合典章。西以平伪蜀,北而静旧疆。高谋达悠远,代代有遣芳。

  歌哀童:曹毗  大哉我哀皇,至圣心虚远。风雅好玄古,履践则控农。道德尚无为,施政存易简。教化若风行,民从犹草偃。虽说帝已崩,德音愈彰颢。《云》《韶》静情情,颂德尽美善。

  歌简文帝:王殉

  皇皇简文帝,其光照于天。灵明如神助,恬淡若大渊。虚静应其来,实与其同迁。心意娓娓化,日用从不言。心易而有亲,行简而可传。流布观弥远,求本固愈玄。  歌孝武帝:王殉  上天监我大晋,钦哉穆穆烈宗。圣德齐同文考,深沉语默貌恭。有威行而不猛,简约政和令通。神釭声震海内,九域莫不来同。圣道积于淮海,雅颂之声自束。气韵陶如醇露,教化协若和风。

  四时祠祀:曹毗

  肃肃祖宗清庙,巍巍诸神圣功。万国诸侯来朝,礼仪行止有容。钟鼓声声,金石熙熙。宣帝兆祚,武皇开基。诸神其乐兮!理我管弦,有来即和。述说功德,以吐清歌。诸神其乐兮!洋洋玄化之乐,仁德泽及九壤。万民无有不悦,政通无有不往。礼仪有节,乐奏有式。咏唱九功,永享无极。诸神其乐兮!

  汉时有《短箫铙歌》之乐,其曲有《朱鹭》、《思悲翁》、《艾如张》、《上之回》、《雍离》、《战城南》、《巫山高》、《上陵》、《将进酒》、《君马黄》、《芳树》、《有所思》、《雉子班》、《圣人出》、壮邪》、《临高台》、《远如期》、《石留》、《务成》、《玄云》、《黄爵行》、《钓竿》等曲,列于鼓吹乐,多叙战阵之事。

  及魏代汉,改其十二曲名,使缪袭作词,叙述魏代漠的功德。改《朱鹭》为《楚之平》,述魏。改《思悲翁》为《战荣阳》,述曹公。改《艾如张》为(获吕布》,述曹公东围临淮,擒吕布。改《上之回》为《克官渡》,述曹公与袁绍之战,破袁绍于官渡。改《雍离》为《旧邦》,述曹公战胜袁绍于官渡,回谯收埋死亡士卒。改《战城南》为《定武功》,述曹公初破邺,武功始定于此。改《巫山高》为《屠柳城》,述曹公越过北部边塞,经白檀,击破三郡乌桓于柳城。改《上陵》为《平南荆》,述曹公平定荆州。改《将进酒》为《平关中》,述曹公征马超,平定关中。改《有所思》为《应帝期》,述文帝以圣德称帝,应天期运。改《芳树》为《邕熙》,述魏氏君临其国,君臣和睦,众多政绩都很显著。改《上邪》为《太和》,述明帝继体制承传统,改元太和,德泽流布。其余并同旧名。

  此时呈也令韦昭制十二曲名,以述功德受命。改《朱鹭》为《炎精缺》,述漠室衰微,孙坚奋志迅猛,意在匡救,王迹始于此。改《思悲翁》为《汉之季》,述孙坚哀伤漠之衰微,痛恨茎皇之乱,兴兵奋击,功盖海内。改《艾如张》为《摅武师》,述孙挞完成父业而行征伐。改《上之回》为《乌林》,述魏武攻克荆州以后,顺流东下,欲来争锋,孙权命将领周瑜于乌林迎击而破之使其败逃。改《雍离》为《秋风》,述孙权用人而使其悦服,人忘其死。改《战城南》为《克皖城》,述魏武志在兼并,而孙权亲征,于皖城击破曹军。改《巫山高》为《关背德》,述蜀将关羽背弃吴国恩德,孙权发兵浮江而擒关羽。改《上陵曲》为《通荆州》,述孙权舆蜀交好结成同盟,其间虽有关羽自失之罪,终于修复初好。改《将进酒》为《章洪德》,述孙权彰明其大德,远方齐来归附。改《有所思》为《顺历数》,述孙权顺应圃录符命,而建大号。改《芳树》为《承天命》,述吴国当时君主以圣德登帝位,教化盛行。改《上邪曲》为《玄化》,述其时主修文修武,顺天而行,仁泽流布和洽,天下喜乐。其余同样用旧名不改。

  及武帝受命登帝位,即令傅玄作歌二十二篇,亦述晋以功德代魏。改《朱鹭》为《灵之祥》,述宣帝佐魏,就像虞舜事尧,既有石瑞祥兆,又能用武力诛除抗命的孟达。改《思悲翁》为《宣受命》,述宣帝抵御诸葛亮,积威重,运神兵,诸葛亮震恐而死。改《艾如张》为《征辽东》,述宣帝越过大海之外,讨灭公孙氏而枭其首。改《上之回》为《宣辅政》,述宣帝圣德深远,拨乱反正,纲罗文武人才,以定天地之秩序。改《雍离》为《时运多难》,述宣帝出征讨伐吴国,有征无战。改《战城南》为《景龙飞》,述景帝彰显威教,赏顺平逆,兴盛无疆,使帝基更加高大。改《巫山高》为《平玉衡》,述景帝统一万国殊风异俗,齐同四海乖离之心,礼贤养士,以继承洪业。改《上陵》为《文皇统百揆》,述文帝始统百政,用人有序,以施布太平之教化。改《将进酒》为《因时运》,述根据时运变化,暗施圣谋,解脱长蛇交蟠,离散群桀党徒,以武济文,勉行其德。改《有所思》为《惟庸蜀》,述文帝平定万乘蜀国以后,分封万国诸侯,恢复五等爵号。改《芳树》为《天序》,述圣皇应历敷登帝位,大济天下生灵,用人各尽其才。改《上邪》为《大晋承运期》,述圣皇应录受图,教化像神明。改《君马黄》为《金灵运》,述圣皇即位,致祭礼敬宗庙,因而孝道行于天下。改《雉子班》为《于穆我皇》,述圣皇受禅,其德合于神明。改《圣人出》为《仲春振旅》,述大晋宣扬文武之教,以时行畋猎之事。改《临高台》为《夏苗田》,述大晋行畋猎顺应时令,为禾苗除害。改《远如期》为《仲秋猬田》,述大晋虽有文德,但不废武事,顺时以行杀伐。改《石留》为《顺天道》,述仲冬大阅军旅,用武修文,大卖之德配天。改《务成》为《唐尧》,述圣皇登帝位,道德教化光照四海之外。《玄云》仍依旧名,述圣皇用人,各尽其才。改《黄爵行》为《伯益》,述赤乌衔书,周朝兴起,今圣皇受天命,神雀飞至。《钓竿》仍依旧名,述圣皇德配尧舜,又有如吕望之贤才辅佐,成就大功,达致太平。其辞均列之于后。

  《灵之祥》

  神灵呈祥,石瑞显彰。旌扬金德,出自西方。天降大命,授我宣皇。应乱世之期运,成一代之龙骧。圣德继承大舜,如舜辅佐陶唐。辅助魏武魏文,建立朝纪帝纲。孟氏逆命叛乱,雄据我之南疆。追随古之有扈,淆乱人伦五常。东呈贼寇作乱,酉堡强虏猖狂。相互交好结盟,连接东西远荒。宣皇赫然震怒,威武如鹰奋扬。势犹雷震天威,迅如闪耀电光,上凌九天,下陷石城。枭逆首级,拯救苍生。万国安定,四海宁静。

  《宣受命》

  宣帝受大命,顺天应时运。风云时变幻,神龙终飞天。抵御诸葛亮,镇守在雍梁。边境得安定,夷夏复乐康。专心务节制,勤勉定倾侧。招揽众英雄,保守业既成。威仪深穆穆,光焰赫明明。谦虚则泰安,此为天之经。平日积威重,适时运神兵。震恐亮毙命,天下得安宁。

  《征辽东》

  远征至辽东,敌军失所守。声威如神向东土,公孙逆命既授首,群逆吓破胆,畏威咸震怖。朔北起以应,海表如影附。武功光赫赫,德泽如云布。

  《宣辅政》

  宣皇虽辅政,圣德烈且深。拨乱以反正,顺天应民心。纲罗文武才,孝敬其双亲。双亲有才德,仰赖遣教施。安上以治民,教化世风移。功在创帝基,洪业永世垂。光辉亮闪闪,时时放光明。功可济万世,业足定天地。定天地,云行雨施布德泽,远播海外似风驰。

  《时运多难》

  时运多艰难,教令复壅阻。天地多变化,有盈又有虚。愚蠢彼吴蛮,虎视我江湖。我皇赫然怒,奉命行天诛。有征而无战,平乱灭其图。天威布东西,廓清我束隅。

  《景龙飞》

  景龙升飞,以驭天威。聪明洞察微细,动舆神明合机。从之者显达,逆之者灭夷。礼乐教化敷陈,武功显赫巍巍。文德布及四海,万邦望风影从,莫不归附来随。圣德潜断合天意,先天为之天弗违。弗违则吉祥,享世而永长。威猛以致宽和,造化至大至光。我皇赫赫明明,皇基兴隆无疆。帝业显明有期,上天之命既集,光崇洪业帝基。

  《平玉衡》

  基童平玉衡,齐政纠奸逆。万国异风殊俗,四海多乖离。仁厚礼贤养士,至圣驾驭英雄,万众心思齐。继而扩充洪业,光大崇皇阶。万民咸享安宁,圣明恭敬日升。聪敏睿智知下情,明细察微综天机。

  《文皇统百揆》

  文皇总政统百揆,继天应命理万方。武将威武守四隅,贤臣辅佐盈朝堂。嘉谋诤言协秋兰,朝政清明发其芳。雨水渐汇成洪泽,砾石磨砺为珪璋。大道为政齐五帝,盛德施布逾三皇。咸光大,光上参天大同地,教化普及无内外。无内外,天地六合并安治。并安治,满朝文武遇嘉会。昔有伏羲与神农,大晋盛德并越逾。镇守征伐及诸州,诸州成藩卫。丰功伟业济四海,洪德光烈流万世。

  《因时运》

  因时运变,圣谋潜施。力解长蛇之交,勇离群桀之党。势穷奔吴,秣马厉兵。惟武方能进,帏幄审大计。时时勉其德,清明享一世。

  《惟庸蜀》

  犹古代庸国之蜀,僭越称帝天一隅。刘备无道逆天命,刘惮诸葛承其余。拥兵一方数十万,窥伺间隙乘我虚。驿马如飞传羽檄,天下百姓不安居。姜维屡屡寇我边,陇上田亩皆荒芜。文皇悲心悯生民,历经干戈受罪辜。藩卫屏臣谋于外,朝内献策众士夫。禁卫爪牙应指受,心腹近臣献良圃。嘉谋良图协成文,文皇大兴百万军。雷鼓声声震地起,威猛如虎凌浮云。蜀虏逃亡畏天诛,束手就擒于营门。万里晴空同风教,逆命枭桀咸称臣。广建侯爵成五等,典章制度应天人。

  《天序》

  天有序,应天受命登皇极,承灵赐福祉。极尊驭群龙,天威勒乱螭。弘济群生普教化,广招英才作辅佐。明察秋毫统万机,赫赫威仪镇四方。贤臣皆皋陶稷契之属,佐政协兰芳。圣德礼王臣,仁厚覆兆民。教化施布如天地,谁敢忘德爱其身?

  《大晋承运期》

  大晋承天运期,我皇圣明德隆。四时天清无云,晴空白曰垂光。应圃受录,荣登帝位,继有天命正玉衡。教化布行像神明,至哉道隆虞与唐,元首布洪化,百僚股肱并忠良。四时太康,隆隆赫赫,天赐福祚盈无疆。

  《金灵运》

  吉兆金灵运,天符发祥瑞。应命显圣征,光明参日月。惟我大晋皇,生而体神圣。应历受魏禅,承天受大命。我皇洪业兴,神灵有兆征。极尊登帝位,号令驭万乘。我皇之辅臣,威武皆若虎。爪牙齐奋进,无人能抵御。我皇之佐臣,襄赞谋清化。夙夜理百事,万邦咸称贺。承天神灵应,受命嘉瑞章。恭敬享以礼,祭祀献先皇。雅乐时时奏,磬管鸣锵锵。鼓兮美殷殷,钟兮盛钟鳇。至诚奠尊俎,鬯酒满玉觞。神兮来歆飨,美兮咸悦康。赐福安子孙,保佑永无疆。大孝盛蒸蒸,德教布万方。

  《于穆我皇》

  赫哉穆穆我皇,布行盛德圣且明。受禅君临天下,仁德光济群生。普天率土,莫不来庭。天下万民颐颐,望德若仰泰清。万国和熙雍雍,谌歌兴起颂声。阴阳大化协洽,天地安宁和平。清明以齐七政,惟平以执玉衡。辅臣庄严峨峨,群英济济盈庭。夙夜干干不息,日理万机是经。虽然治平国兴,天下却非太平。谦抑之道光明,虚心而不满盈。盛德合于天地,光辉日月同荣。功绩赫赫煌煌,光耀幽冥神灵。天上三光克从,于显天,有道之国垂景星。神龙灵凤咸至,夜降甘露飘零。肃然恭敬神祇,庄严祗仰上灵。万物欣欣戴天,白天共效其成。

  《仲春振旅》

  仲春振军旅,休整致教命,武教于是日日新。师帅执提,乐工执鼓,坐起从鼓声,有节又有序。盛兮行文修武!春猎出师致祭,申明法纪以誓师。禁止合围而猎,祭献后土之神。畋猎以时,以明国制。文武并用,为礼之常。列兵车如战,教令严明,古今谁能去兵?大晋继天命,济我群生。

  《夏苗田》

  夏苗田猎,时运将暑。军务国政变异容,文教武功殊。乃命群吏,选择兵车与步卒,辨其号名,题之以契书。王军士兵开八门,我皇巡行如上帝。路上设大旗,大旗如云蔽紫虚。百官称职行其事,该疾则疾,该徐则徐。车马旋回,车敝军疲。献禽以享祀,热气蒸蒸飨有虞。惟我大晋,德配天地,教化如云布。

  《仲秋弥田》

  仲秋行猬田,应金德以为常纲。秋风清且凉,凝露结为霜。秋季初晓时,晴空苍隼时鹰扬。鹰扬犹如尚父,顺天时以行杀伐,春秋时相序。如雷霆震我军威,兵士进退听钮鼓。致禽兽以祀皇灵,羽毛之用充军府。赫赫大晋之德,其芬之烈超三五。施教化以文,国虽安宁不废武。光明驻四海,永享天之福。

  《顺天道》

  顺应天道,掌握神契,春夏秋三时已示,讲武事不害农时。冬日大板车卒,鸣镯振鼓铎,旌旗像虹霓。修文制其内,讲武不黩武。动军先以誓兵卒,礼仪已成再举义。再三驱兽以崇仁,进止有节不失序。兵卒训练有素,军将威武如猛虎。惟猛虎,豪气冲天凌青云。解围开其三面,虽杀而不减其群。军疲息鼓偃旌麾,猎罢回师班六军。冬祭献牲飨神灵,典章礼乐以修文。美兮善兮我大晋,盛德足以配天地。福禄待报功,封爵俟才贤。享此安乐,受此百福,福寿享万年。

  《唐尧》

  唐尧咨问务盛王,卑逊谦谦德所兴。积微成着终光大,履霜方知致坚冰。神明之道法自然,河海之水犹可凝。舜禹总政统百揆,功勋元凯以次升。受禅揖让应天历,睿智圣哲世相承。我皇极尊登帝位,永执平衡正准绳。德化飞布四海外,吉瑞祥气现兆征。兴王理事坐待旦,亡主恬安且自矜。将欲致远由近始,覆簧功到成山陵。披图考查前人籍,有其灵雨是为证。

  《玄云》

  玄云暧暧起丘山,祥气悠悠万里会。龙飞其状何蜿蜿,凤翔其声何翩翩。昔有唐尧虞舜朝,时时现于青云际。今日亲游历万国,流光异彩溢天外。凤呜鹤唳在后园,清音悠扬随风遇。成汤盛德隆显命,贤臣来如飞。且玄田猎沮丞滨,相遇吕望遂载归。君臣符合如影响,先天而为天不违。辍耕为相综地纲,解褐百揆结天维。佐兴帝业相二王,其德芬芳世所稀。我皇仁德聚贤才,王业洪烈何巍巍。威武桓桓征四表,庄敬济济理万机。教化如神无方域,俊臣茂才盈帝畿。丕显之时思黎明,日曰自新孑所咨。茂兮盛兮明圣德,德如曰月同光辉。

  《伯益》

  伯益辅佐舜与禹,职掌山林和川泽。其德齐侔十六相,令人思之无间断。智无不知遍万物,聪慧下知众鸟言。黄雀应其清化德,翔习飞来何翩翩。和鸣栖止庭树巅,高飞徘徊云日间。夏桀残暴行无道,密网设置于山河。残酷祝史收纤网,弱小黄雀当奈何。殷汤仁慈崇天德,悲悯去其三面罗。逍遥成群飞去来,呜声如初乃复和。南宫列宿飞朱雀,凤凰统领众羽群。赤乌衔书飞送至,瑞兆天命归周文。今日神雀飞来游,飞来为我受命君。嘉兆祥瑞致天和,德泽万民降青云。兰蕙之风发芳气,普天盖世同其芬。

  《钓竿》

  钓竿轻柔何苒苒,饵食甘甜芳且鲜。临川垂钓运思心,捆细钓丝沉九泉。渭滨太公宝此术,此术乃在《灵秘》篇。随机应变从物移,用心精妙贯未然。游鱼惊散触钓钩,潜龙时至终飞天。龙飞于天何所至?拍翼击风翔太清。太清一何异,两仪始分出浑成。璇玑玉衡正三辰,天地造化赋群形。逊让愿辅明圣君,进退与神合其灵。大晋我君弘远略,天人不足与并名。天象人事初并时,浑沌昧昧何茫茫。人事日月有征兆,天理文象兴二皇。蚩尤作乱屠生灵,黄帝用兵征万方。及至夏禹圣德衰,三代不及虞与唐。我皇盛德配尧舜,受禅即位享天祥。率土之滨蒙天佑,无不肃,众事康。众事康,穆穆明明是我皇。承百禄,保无疆,太平盛世永安康。

  鼙舞,不知起于何时,不过荡伐已经用于宴享礼乐了。仅堑、退蛮所作之赋,都说过此事。旧曲共有五篇,一、《关东有贤女》,二、《章和二年中》,三、《乐久长》,四、《四方皇》,五、《殿前生桂树》,其辞均已亡失。曹植《鼙舞诗序》说:  “过去漠灵帝西园有名李坚者善鼓吹曲,能舞鼙舞,遭世荒乱,李坚流亡关西,跟随将军段煨。先帝听说他有旧伎,下书召李坚。李坚已年逾七十,其间长期荒废而不为,又加古曲谬误甚多,异代之文,未必相同,因此依前曲作新歌五篇。”及至泰始中,又作其辞。其舞过去常用二佾,桓玄欲僭位,尚书殿中郎袁明子奏明皇上增满八佾。泰始中歌辞今列之于后。

  鼙舞歌诗五篇:

  《洪业篇》相当于魏曲<明明魏皇帝》,古曲的(关东有贤女》。

  宣文艰难创洪业,大晋盛德在泰始。赫赫圣皇应灵符,应天受命君四海。万国群生何所乐?是为上有明天子。唐尧至德禅帝位,虞舜肃敬惟恭己。恭己终致南面坐,德行道化舆时移。大赦荡涤德始渐,文教远布达黄支。象天则地,无为而治。聪敏明察齐日月,圣哲神明参两仪。虽有逆命三凶类,静而思之无所施。象天则地,无为而治。后稷与契并佐命,伊尹吕望升王臣。兰芷香草列于朝,天下夜无失宿人。圣主声发响自应,竿立自有影来附。咆哮猛虎顺羁制,潜龙自有升天路。备物立时能成器,变通行事极其术。百事莫不以时序,万机虽变有常度。群臣训之以克让,百僚纳之以忠恕。群下莫不仰清风,四海之外同欢慕。象天则地,教化云布。昔日帝王贵雕饰,今日圣皇尚俭素。昔日纠缠多纤芥,今日不留情典故。象天则地,教化云布。京都朝士多济济,夙夜勤勉理万机。万事机微无废理,明察秋毫降训咨。群臣犹如列星明,圣君可比朝日辉。万事大业并通济,功烈崇高何巍巍。五帝为德继三皇,三皇圣德世所归。圣德会当应期运,天地期运不能违。仰而视之愈高大,其高犹天不可阶。将欲恢复御龙氏,凤凰和鸣在庭栖。《天命篇》相当墓曲<太和有圣帝》,古曲的<章和二年中》。

  圣祖宣皇受天命,承天应期辅魏皇。入则综政理万机,出则征讨在四方。朝廷万事无遗理,方域海表宁且康。道隆犹如舜臣尧,行仁积德逾太王。孟度凭险阻王师,逆命作乱天一隅。神兵天降出不意,奉命讨逆致天诛。赦免无罪罚有罪,首恶宗族成空虚。威风震动西劲蜀,武烈慑服东强吴。诸葛不知天之命,肆虐逆命乱天常。拥兵一方十余万,屡屡来寇我边疆。我皇赫赫奋神武,执钹镇守在雍凉。诸葛畏惧我天威,未战震恐先仆僵。盈虚乃是自然运,时事变易故多艰。柬征辽东陵海表,诛减逆贼公孙渊。魏皇遣命齐七政,曹爽之势又滔天。群凶逆命终受诛,天赐百禄咸来至。菊有黄花应福始,王浚作乱为祸先。

  《景皇篇》相当魏曲<魏厝长》,古曲的<乐久长》。

  圣祖景皇帝,聪明生而名于世,圣明仁德参天地。帝王之道固宏大,开创基业既已难,继世弘业亦非易。当时外有夏侯玄,内有逆臣张与李,三凶内外同构逆,乱我帝纪。我皇顺天行诛伐,尽除三凶之奸逆。边将防其尾渐大,图谋不轨不得起。有罪之人咸伏罪,威风八面振万里。永持平衡总万机,万机几微无不理。召陵失道君不君,内忧外乱何纷纷。众小便辟结成群,蒙昧君主逞恣心,何为治乱犹不分。我皇睿圣独决断,济武还须经以文。顺应天命行废立,扫除虹霓开浮云。云霓已除天既开,清明和平未几间,羽檄首尾接连至,变乱又起东南藩。俭钦为逆成长蛇,外有凭依为吴蛮。万国骚扰乱纷纷,戚戚天下惧不安。威武如神驭六军,我皇亲执斧铁征。俭钦之乱起寿春,前锋已达据项城。天降神兵出不意,我皇神武纵奇兵。奇兵如神诚难御,庙算为胜实难支。两军不期突遭遇,敌军溃退计无施。如豹车骑衹猛进,与敌大战沙阳陂。丧魂落魄钦逃走,溃逃奔虏如云披。天恩宽大赦有罪,束土元恶效鲸鲵。

  《大晋篇》相当魏曲<天生蒸民》,古曲的《四方皇》。

  赫赫大晋,圣哉文王。盛德荡荡巍巍,其道逾越陶唐。世称三皇五帝,于今重现其光。克明行九德。文韬既着明,武略又显彰。恩泽弘大六合,兼济群生万方。内举勋臣元凯,朝政清明有纲。外则检选武臣,威武时而鹰扬。顺者无不安宁,逆命难逃灭亡。仁德合于春日,威严胜过秋霜。朝廷济济多士,同此蕙草兰芳。唐尧虞舜至治,仍有四凶滔天。征讨俭钦逆贼,无不恭肃敬虔。教化感动海内,海外莫不来宾。进贡献其声乐,俱皆宾服称臣。西蜀扰我华夏,僭号方域称帝。命将率兵征讨,弃国稽首称服。吴人恣肆抗命,凭依大海阻江。我皇飞书告谕,吴人响应来降。先王分封建万国,九服之地成藩卫。秦行郡县破封建,始皇续祚不二世。历代不能复诸侯,倏忽已逾五百岁。我皇勉力行圣德,应期封侯创典制。分土列爵为五等,藩国大小正封界。莘莘文武佐大政,千秋始遇此嘉会。恩如洪泽溢区内,仁似和风翔海外。

  《明君篇》相当魏曲<为君既不易》,古曲的《殿前生桂树》。

  圣皇明君御四海,听从鉴戒尽物情。徘徊观望有谴责,竭智尽忠身必荣。兰芏本自荒野出,一朝万里升紫庭。蒺藜芜秽堂前阶,清扫断除不得生。能与不能莫相蒙,百宫职守正其名。肃然恭己慎有为,有为诸事无不成。暗君昏庸不自信,群下纷纷执异端。正直之士遭谗言,奸佞之辈夺其权。静臣虽欲尽忠诚,张口结舌不敢言。张口结舌亦何惮,静言尽忠身为患。明澈清流岂不洁,无端飞尘浊其源。行至歧路令人迷,歧路未远胜不还。忠臣无畏立君朝,一脸正色不顾身。奸邪正直不并存,譬若胡虏与大秦。胡秦尚有相合时,奸邪正直各异津。今日忠臣遇明君,干干不息。纲目虽密统在纲,犹如众星拱北辰。设令忠臣遭暗主,无端斥退为凡人。虽薄虫草供时用,荒野白茅犹为珍。雨露昼夜凝为霜,兰草桂树摧为薪。邪臣善变计多端,用心顺上何委曲。阿谀奉承顺情指,动辄随顺君所欲。苟且偷安乐眼前,不问政治清与浊。积伪欺罔当时主,结党营私以持禄。言行不一恒相违,贪得无厌甚溪谷。昧死侥幸以取利,事发败露则灭族。

  拂舞,出自丝束。旧名呈舞,查其歌诗,并非县辞。亦陈列殿庭。扰塑序云:“自到辽南就见过《白符舞》,或叫《白亮鸠舞》,据说有此舞以来已有数十年了。察看其辞的旨意,是说星人患还壁虐政,思归属于置。”今列其辞于后。

  拂舞歌诗五篇:

  《白鸠篇》

  翩翩白鸠兮,一边飞翔一边鸣。怀我君之德兮,飞来集于君庭。白雀呈瑞兮,素羽何鲜明。舞翼翔于君庭兮,是为应我仁君。皎皎鸣鸠兮,或为浅赤或为黄。乐我君之恩惠兮,千里振羽来翔。壁宿有余光兮,鱼乐其光在江湖。君其惠而不费兮,敬事君以我微躯。驱策我之良驷兮,习练我之驰驱。我愿从君周旋兮,乐君德而忘饥。我心虚静兮,我愿受君沾濡。弹我琴兮鼓我瑟,暂且以之自娱。时凌云兮时登台,我愿浮游在太清。攀龙而附凤兮,我愿我之身轻。

  《济济篇》

  畅飞畅舞气流芳,追念四皓大绮黄。去其得失,时来可行,去时来时同未央。时光荏苒,年近桑榆,但当饮酒为欢娱。衰老时逝,复有何期,多忧耿耿心怀思。深池广阔,游鱼独稀,愿得黄浦众所依。恩德感人,旷世无比,悲歌且舞无巳时。

  《独禄篇》

  独禄独禄,水深泥污。泥污犹尚可,水深必杀我。雍雍和乐双雁,游戏在我田畔。我欲弯弓射雁,念子失亲孤散。翩翩水上浮萍,风来轻轻摇动。我心思欲谁合,与彼浮萍同并。空床垂下幛幕,谁知其中无人。夜穿锦绣之衣,认辨其人伪真。刀不平兮鸣鞘中,身倚床兮竟无施。亲父冤仇不得报,活在世上欲何为。猛兽班班可见,游戏在此山间。猛兽欲吃人,不问豪与贤。

  《碣石篇》

  束征临碣石,得以观沧海。海水平阔何淡淡,山岛竦峙何巍巍。岛上树木丛生,百草丰密茂盛。秋风萧瑟木摇落,大海汹涌起洪波。天上日月之行,映照若出其中。河汉繁星灿烂,看似出于其裹。幸甚至哉,作歌以咏我志。

  《观沧海》

  时值孟冬十月,北风徐徐吹来。天气肃肃清爽,繁霜霏霏茫茫。鸥鸡啁哳晨鸣,大雁翩翩南翔。惊鸟猛禽潜栖,熊照早已窟藏。耨锄农具闲置,农收稼禾积场。客舍整治一新,以宿来往客商。幸甚至哉,作歌以咏我志。

  《冬十月》

  地域乡土不同,隆冬河朔寒冷。河上飘浮流冰,舟船难以通行。天寒锥不入地,北风众籁嘶鸣。水冻结而不流,坚冰硬可踏行。士之隐者多贫寒,勇侠义士疾非行。我心常叹怨,戚戚多悲痛。幸甚至哉,作歌以咏我志。

  《土不同》

  神龟虽然长寿,犹有寿终之时。腾蛇乘云驾雾,最终化为土灰。老骥伏于马极,志在驰骋千里。烈士虽到暮年,壮志雄心不已。盈缩祸福之期,不全在于上天。养性怡情之福,可得而享永年。幸甚至哉,作歌以咏我志。

  《龟虽寿》

  《淮南王篇》

  淮南王,自崇尊,百尺高楼舆天连。后园凿井银作架,金瓶素绳汲寒浆。汲寒浆,饮少年,少年窈窕多才贤。扬声悲歌音绝天。我欲渡河河无桥,愿作双双黄鹄鸟,伴君还故乡。还故乡,归故里,徘徊故乡身不止。故乡繁舞奇歌无不泰,为何不止桑梓游天外。

  鼓角横吹曲。所谓鼓,即《周礼》说的“以轰鼓鼓军事”。所谓角,据说者云,蚩尤氏率魑魅舆茎童战于士蓖之野,帝乃命吹角作龙鸣之声以御蚩立。其后馥迭北征昼叁,越沙漠而军士思归,于是减为中鸣,而其声更加悲凉。

  所谓胡角,本来是应和胡笳之声的,后来渐渐用于横吹,有双角,亦即胡乐。张博望入西域,传其吹奏之法于西京,仅得《摩诃兜勒》一曲。李延年按照胡曲另作新歌二十八章,皇帝以此为武乐。后漠时以此乐供边将之用,和帝时,辖万人之将军始得用之。魏晋以来,二十八章不复完备,所用者仅有《黄鹄》、《陇头》、<出关》、《入关》、《出塞》、《入塞》、《折杨柳》、《黄覃子》、《赤之杨》、《望行人》十曲。

  考魏晋之世,有孙氏善引旧曲,宋识善击节唱和,陈左善清歌,列和善吹笛,郝素善弹筝,朱生善琵琶,尤善发新声。所以傅玄著书说:“人如果衹重视所闻而忽视所见,不也会感到疑惑吗!假设此六人生于上世,超越今古而无人匹敌,为何祇有夔牙为同契呢!”按照傅玄的说法,那么自此以后,都是孙朱等人的遣则。

  相和歌,是漠代旧歌,丝竹迭相应和,执节者唱歌。本为一部,魏明帝分为二部,轮流夜宿。本为十七曲,朱生、宋识、列和等人把一部分曲子合在一起而成十三曲。

  但歌,有四首,出自汉世。无琴弦伴奏,领唱最先唱,一人唱,三人和。魏武帝对此尤为喜好。当时有名叫宋容华的,嗓音清彻喜唱歌,善唱此曲,为当时最局出色的歌者。自晋以后不复传,遂绝。

  凡乐章古辞,保留到今天的,连同汉代街巷歌谣,都是(江南可采莲》、《乌生十五子》、《白头吟》之类。吴歌杂曲均出自江南,束晋以来,稍有增广。

  《子夜歌》,相传有女子名子夜,作此歌。孝武左五年间,堕塑王塑旦家有鬼唱《子夜歌》,可见子夜是此时以前的人。

  《凤将雏歌》,是旧曲。《百一诗》有“言是《凤将雏》”的句子,这样说来其来已经很久远了。《前溪歌》,为车骑将军这立所作。

  至于《阿子》及《惧闻歌》,在捏童乏陉初年,歌毕常呼“阿子,你听见了没有?”此语在《五行志》。后人衍绎其声,因而作此二曲。

  说到《团扇歌》,本为中书令王堡与嫂之婢女有情,相爱甚笃,嫂捶打婢女甚苦,婢女素好唱歌,而王珉又好拿白团扇,因而作此歌。

  《懊侬歌》,为初年民间讹谣之曲,语在《五行志》。

  《长史变》,为司徒左长史王毖临败时所作。

  凡以上诸曲,开始时都是清唱,后来才加上管弦伴奏。也有的是根据丝竹金石之曲,作歌词填到乐曲裹面,魏世的三调歌辞就是这样来的。  杯袢舞,考塞尘年间天下皆为《晋世宁舞》,专以手接杯盘而反覆之。此舞莲世衹有盘舞,而晋时又加上杯,双手反覆以接杯盘。

  《公莫舞》,就是今天的巾舞。相传说是项庄舞剑,项伯以袖阻隔项庄之剑,使他不得加害于汉高祖,并对他说“公莫”!古人相互称呼为公,是说公莫害汉王。今天用巾盖以象征项伯衣袖的遣式。然而根据《琴操》有《公莫渡河曲》,说明其歌由来已久,俗说成项伯,是不对的。

  白纡舞,查舞辞有巾袍之言。纡本为昱地所产,应该是昱舞。置《俳歌》又说:“皎皎白绪,节节为双。”呈音称绪为纡,可能白贮就是白绪。  铎舞歌一篇,幡舞歌一篇,《鼓舞伎》六曲,一并陈于元旦朝会。

  后汉元旦,天子驾临德阳殿接受群臣朝贺,有舍利从西方来,戏于殿前,激水化成比目鱼,跳跃吸水,啧水作雾而蔽日。然后,又化而成龙,长八九丈,出水游戏,在日光照耀下光彩夺目。用两条大丝绳系在两根柱子的顶端,相距数丈,两女子相对而舞,行于丝绳上,两人相逢擦肩而过却不倒。自魏晋讫于江左,依然有《夏育扛鼎》、《巨象行乳》、《神龟扑舞》、《背负灵岳》、《桂树白雪》、《画地成川》之乐。

  成帝咸康七年,尚书蔡谟上奏:“八年元旦朝会礼节,衹奏钟鼓鼓吹之乐,其余伎乐一律不奏。”侍中张澄、给事黄门侍郎陈逵则加以反驳,认为“王者视时设教,至于吉凶异断,那是不变的道理。今四方各国都来观礼,陵园设有敬悼祖宗之位,庭奏宫悬礼乐,二礼兼用,哀乐不分,建国设制,莫大于此”。皇帝韶曰:“今既以天下为大,礼仪当从权宜,三正合祭宜都用祭祀之礼。至于娱乐耳目之乐,有所不忍听,所以缺少了也无妨。事之大者,不过上寿酒,称万岁,既然承认此事为大,不可再缺少钟鼓鼓吹。”

  张澄、陈逵又上奏说:“今大礼虽毕,事亦有吉于朝。然而敬吊显于园陵,则未灭其为哀;礼服定于典籍,其义并非尽为吉庆。所以咸宁朝会,有撤乐之典,实为先朝考核古代典章制度,垂范于万世的典礼。”皇帝诏曰:“如果元旦举行夹祭之礼,万国诸侯朝见天子,庭废钟鼓之乐,就缺少了出入起居的礼节,朝无石磬之音,来宾的步履就失去了节度,其于事义,不也是有欠缺吗!衹有衡量事之轻重,才能做到恰到好处。”

  散骑侍郎顾臻上奏说:“我听说圣王制定礼乐制度,是为赞扬正道,教民以仁义,防其怠惰淫佚,上可享祭宗庙,下可训导黎民,含五行之正音,协八方之风以陶冶物情。宫声正方而好义,角声坚定齐整而循礼,弦歌钟鼓金石之乐是很齐备的。因此能深入人心而潜移默化,使人有循礼舞蹈之感,能移风易俗,以达到极和乐的境地。末世的歌舞杂技,多有不符合礼法的表演,如逆行而接连翻倒,头足同入竹筐之类,外则剥损皮肤,内则摧残肝心,拢彼行苇,犹教牛羊勿践,何况生灵,怎能不凄怆悲痛。再说四海诸侯来朝见天子,说要观看帝庭,耳听《雅》  《颂》之声,目睹威仪之序,却看到以足踏天,以头行地,逆天地之顺序,有伤人伦常理之大法。今夷狄与我隔岸相对,外御强敌最为急迫,兵食七升,犹忘死以赴国难,而遇甚之戏,却日给五斗。方今正扫荡神州,经略中原,像此类事情,不可以示四海。应令太常,纂集雅乐,如箫《韶》九成之属,以维新于盛世国运,歌功颂德,永远昌明于后世,这才是用以‘燕及皇天,克昌厥后,的大事。诸歌舞杂技而又伤人者,应该一律废除。传扬崇尚俭约的道德,勉励安国康民的咏唱,清风既行,下应如草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愚臣管见之诚,惟望明察采纳。”于是废除《高垣》、《紫鹿》、《肢行》、《瞳食》以及《齐王卷衣》、《笮儿》等乐,并减其廪食。其后又恢复《高桓》、《紫鹿》。

晋书简介

  《晋书》,中国的二十四史之一,唐房玄龄等人合著,作者共二十一人。记载的历史上起三国时期司马懿早年,下至东晋恭帝元熙二年(420年)刘裕废晋帝自立,以宋代晋。该书同时还以“载记”形式,记述了十六国政权的状况。原有叙例、目录各一卷,帝纪十卷,志二十卷,列传七十卷,载记三十卷,共一百三十二卷。后来叙例、目录失传,今存一百三十卷。

晋书·第十三章志原文

  永嘉之乱,海内分崩,伶官乐器,皆没于刘、石。江左初立宗庙,尚书下太常祭祀所用乐名。太常贺循答云:“魏氏增损汉乐,以为一代之礼,未审大晋乐名所以为异。遭离丧乱,旧典不存。然此诸乐皆和之以钟律,文之以五声,咏之于歌辞,陈之于舞列。宫悬在庭,琴瑟在堂,八音迭奏,雅乐并作,登歌下管,各有常咏,周人之旧也。自汉氏以来,依仿此礼,自造新诗而已。旧京荒废,今既散亡,音韵曲折,又无识者,则于今难以意言。”于时以无雅乐器及伶人,省太乐并鼓吹令。是后颇得登歌,食举之乐,犹有未备。太宁末,明帝又访阮孚等增益之。咸和中,成帝乃复置太乐官,鸠集遗逸,而尚未有金石也。庾亮为荆州,与谢尚修复雅乐,未具而亮薨。庾翼、桓温专事军旅,乐器在库,遂至朽坏焉。及慕容亻隽平冉闵,兵戈之际,而鄴下乐人亦颇有来者。永和十一年,谢尚镇寿阳,于是采拾乐人,以备太乐,并制石磬,雅乐始颇具。面王猛平鄴,慕容氏所得乐声又入关右。太元中,破苻坚,又获其乐工杨蜀等,闲习旧乐,于是四厢金石始备焉。乃使曹毗、王珣等增造宗庙歌诗,然郊祀遂不设乐。今列其词于后云。

  歌宣帝曹毗

  于赫高祖,德协灵符。应运拨乱,厘整天衢。勋格宇宙,化动八区。肃以典刑,陶以玄珠。神石吐瑞,灵芝自敷。肇基天命,道均唐虞。

  歌景帝曹毗

  景皇承运,纂隆洪绪。皇罗重抗,天晖再举。蠢矣二寇,扰我扬楚。乃整元戎,以膏齐斧。亹亹神算,赫赫王旅。鲸鲵既平,功冠帝宇。

  歌文帝曹毗

  太祖齐圣,王猷诞融。仁教四塞,天基累崇。皇室多难,严清紫宫。威厉秋霜,惠过春风。平蜀夷楚,以文以戎。奄有参墟,声流无穷。

  歌武帝曹毗

  于穆武皇,允龚钦明。应期登禅,龙飞紫庭。百揆时序,听断以情。殊域既宾,伪吴亦平。晨流甘露,宵映朗星。野有击壤,路垂颂声。

  歌元帝曹毗

  运屯百六,天罗解贯。元皇勃兴,网笼江汉。仰齐七政,俯平祸乱。化若风行,泽犹雨散。沦光更曜,金辉复焕。德冠千载,蔚有余粲。

  歌明帝曹毗

  明明肃祖,阐弘帝祚。英风夙发,清晖载路。奸逆纵忒,罔式皇度。躬振硃旗,遂豁天步。宏猷允塞,高罗云布。品物咸宁,洪基永固。

  歌成帝曹毗

  于休显宗,道泽玄播。式宣德音,暢物以和。迈德蹈仁,匪礼不过。敷以纯风,濯以清波。连理映阜,鸣凤栖柯。同规放勋,义盖山河。

  歌康帝曹毗

  康皇穆穆,仰嗣洪德。为而不宰,雅音四塞。闲邪以诚,镇物以默。威静区宇,道宣邦国。

  歌穆帝曹毗

  孝宗夙哲,休音久臧。如彼晨离,耀景扶桑。垂训华幄,流润八荒。幽赞玄妙,爰该典章。西平僭蜀,北静旧疆。高猷远暢,朝有遗芳。

  歌哀帝曹毗

  于穆哀皇,圣心虚远。雅好玄古,大庭是践。道尚无为,治存易简。化若风行,时犹草偃。虽曰登遐,徽音弥阐。愔愔《云》《韶》,尽美尽善。

  歌简文帝王珣

  皇矣简文,于昭于天。灵明若神,周淡如川。冲应其来,实与其迁。亹亹心化,日用不言。易而有亲,简而可传。观流弥远,求本逾玄。

  歌孝武帝王珣

  天监有晋,钦哉烈宗。同规文考,玄默允恭。威而不猛,约而能通。神钲一震,九域来同。道积淮海,雅颂自东。气陶醇露,化协时雍。

  四时祠祀曹毗

  肃肃清庙,巍巍圣功。万国来宾,礼仪有容。钟鼓振,金石熙。宣兆祚,武开基。神斯乐兮!理管弦,有来斯和。说功德,吐清歌。神斯乐兮!洋洋玄化,润被九壤。民无不悦,道无不往。礼有仪,乐有式。咏九功,永无极。神斯乐兮!

  汉时有《短箫铙歌》之乐,其曲有《硃鹭》、《思悲翁》、《艾如张》、《上之回》、《雍离》、《战城南》、《巫山高》、《上陵》、《将进酒》、《君马黄》、《芳树》、《有所思》、《雉子班》、《圣人出》、《上邪》、《临高台》、《远如期》、《石留》、《务成》、《玄云》、《黄爵行》《钓竿》等曲,列于鼓吹,多序战阵之事。

  及魏受命,改其十二曲,使缪袭为词,述以功德代汉。改《硃鹭》为《楚之平》,言魏也。改《思悲翁》为《战荥阳》,言曹公也。改《艾如张》为《获吕布》,言曹公东围临淮,擒吕布也。改《上之回》为《克官渡》,言曹公与袁绍战,破之于官渡也。改《雍离》为《旧邦》,言曹公胜袁绍于官渡,还谯收藏死亡士卒也。改《战城南》为《定武功》,言曹公初破鄴,武功之定始乎此也。改《巫山高》为《屠柳城》,言曹公越北塞,历白檀,破三郡乌桓于柳城也。改《上陵》为《平南荆》,言曹公平荆州也。改《将进酒》为《平关中》,言曹公征马超,定关中也。改《有所思》为《应帝期》,言文帝以圣德受命,应运期也。改《芳树》为《邕熙》,言魏氏临其国,君臣邕穆,庶绩咸熙也。改《上邪》为《太和》,言明帝继体承统,太和改元,德泽流布也。其余并同旧名。

  是时吴亦使韦昭制十二曲名,以述功德受命。改《硃鹭》为《炎精缺》,言汉室衰,孙坚奋迅猛志,念在匡救,王迹始乎此也。改《思悲翁》为《汉之季》,言坚悼汉之微,痛董卓之乱,兴兵奋击,功盖海内也。改《艾如张》为《摅武师》,言权卒父之业而征伐也。改《上之回》为《乌林》,言魏武既破荆州,顺流东下,欲来争锋,权命将周瑜逆击之于乌林而破走也。改《雍离》为《秋风》,言权悦以使人,人忘其死也。改《战城南》为《克皖城》,言魏武志图并兼,而权亲征,破之于皖也。改《巫山高》为《关背德》,言蜀将关羽背弃吴德,权引师浮江而擒之也。改《上陵曲》为通荆州,言权与蜀交好齐盟,中有关羽自失之愆,终复初好也。改《将进酒》为《章洪德》,言权章其大德,而远方来附也。改《有所思》为《顺历数》,言权顺箓图之符,而建大号也。改《芳树》为《承天命》,言其时主圣德践位,道化至盛也。改《上邪曲》为《玄化》,言其时主修文武,则天而行,仁泽流洽,天下喜乐也。其余亦用旧名不改。

  及武帝受禅,乃令傅玄制为二十二篇,亦述以功德代魏。改《硃鹭》为《灵之祥》,言宣帝之佐魏,犹虞舜之事尧,既有石瑞之徵,又能用武以诛孟达之逆命也。改《思悲翁》为《宣受命》,言宣帝御诸葛亮,养威重,运神兵,亮震怖而死也。改《艾如张》为《征辽东》,言宣帝陵大海之表,讨灭公孙氏而枭其首也。改《上之回》为《宣辅政》,言宣帝圣道深远,拨乱反正,网罗文武之才,以定二仪之序也。改《雍离》为《时运多难》,言宣帝致讨吴方,有征无战也。改《战城南》为《景龙飞》,言景帝克明威教,赏顺夷逆,隆无疆,崇洪基也。改《巫山高》为《平玉衡》,言景帝一万国之殊风,齐四海之乖心,礼贤养士,而纂洪业也。改《上陵》为《文皇统百揆》,言文帝始统百揆,用人有序,以敷太平之化也。改《将进酒》为《因时运》,言因时运变,圣谋潜施,解长蛇之交,离群桀之党,以武济文,以迈其德也。改《有所思》为《惟庸蜀》,言文帝既平万乘之蜀,封建万国,复五等之爵也。改《芳树》为《天序》,言圣皇应历受禅,弘济大化,用人各尽其才也。改《上邪》为《大晋承运期》,言圣皇应箓受图,化象神明也。改《君马黄》为《金灵运》,言圣皇践阼,致敬宗庙,而孝道行于天下也。改《雉子班》为《于穆我皇》,言圣皇受禅,德合神明也。改《圣人出》为《仲春振旅》,言大晋申文武之教,畋猎以时也。改《临高台》为《夏苗田》,言大晋畋狩顺时,为苗除害也。改《远如期》为《仲秋狝田》,言大晋虽有文德,不废武事,顺时以杀伐也。改《石留》为《顺天道》,言仲冬大阅,用武修文,大晋之德配天也。改《务成》为《唐尧》,言圣皇陟帝位,德化光四表也。《玄云》依旧名,言圣皇用人,各尽其材也。改《黄爵行》为《伯益》,言赤乌衔书,有周以兴,今圣皇受命,神雀来也。《钓竿》依旧名,言圣皇德配尧舜,又有吕望之佐,济大功,致太平也。其辞并列之于后云。

  灵之祥

  灵之祥,石瑞章。旌金德,出西方。天降命,授宣皇。应期运,时龙骧。继大舜,佐陶唐。赞武文,建帝纲。孟氏叛,据南疆。追有扈,乱五常。吴寇叛,蜀虏强。交誓盟,连遐荒。宣赫怒,奋鹰扬。震乾威,曜电光。陵九天,陷石城。枭逆命,拯有生。万国安,四海宁。

  宣受命

  宣受命,应天机,风云时动神龙飞。御葛亮,镇雍梁。边境安,夷夏康。务节事,勤定倾。揽英雄,保持盈。深穆穆,赫明明。冲而泰,天之经。养威重,运神兵。亮乃震毙,天下安宁。

  征辽东

  征辽东,敌失据,威灵迈日域。公孙既授首,群逆破胆,咸震怖。朔北响应,海表景附。武功赫赫,德云布。

  宣辅政

  宣皇辅政,圣烈深。拨乱反正,顺天心。网罗文武才,慎厥所生。所生贤,遗教施。安上治民,化风移。肇创帝基,洪业垂。于铄明明,时赫戏。功济万世,定二仪。定二仪,云行雨施,海外风驰。

  时运多难

  时运多难,道教痡。天地变化,有盈虚。蠢尔吴蛮,武视江湖。我皇赫斯,致天诛。有征无战,弭其图。天威横被,廓东隅。

  景龙飞

  景龙飞,御天威。聪鉴玄察,动与神明协机。从之者显,逆之者灭夷。文教敷,武功巍。普被四海,万邦望风,莫不来绥。圣德潜断,先天弗违。弗违祥,享世永长。猛以致宽,道化光。赫明明,祚隆无疆。帝绩惟期,有命既集,崇此洪基。

  平玉衡

  平玉衡,纠奸回。万国殊风,四海乖。礼贤养士,羁御英雄,思心齐。纂戎洪业,崇皇阶。品物咸亨,圣敬日跻。聪鉴尽下情,明明综天机。

  文皇统百揆

  文皇统百揆,继天理万方。武将镇四隅,英佐盈朝堂,谋言协秋兰,清风发其芳。洪泽所渐润,砾石为珪璋。大道侔五帝,盛德逾三王。咸光大,上参天与地,至化无内外。无内外,六合并康乂。并康乂,遘兹嘉会。在昔羲与农,大晋德斯迈。镇征及诸州,为籓卫。功济四海,洪烈流万世。

  因时运

  因时运,圣策施。长蛇交解,群桀离。势穷奔吴,兽骑厉。惟武进,审大计。时迈其德,清一世。

  惟庸蜀

  惟庸蜀,僭号天一隅。刘备逆帝命,禅亮承其余。拥众数十万,窥隙乘我虚。驿骑进羽檄,天下不遑居。姜维屡寇边,陇上为荒芜。文皇愍斯民,历世受罪辜。外谟籓屏臣,内谟众士夫。爪牙应指受,腹心献良图。良图协成文,大兴百万军。雷鼓震地起,猛势陵浮云。逋虏畏天诛,面缚造垒门。万里同风教,逆命称妾臣。光建五等,纪纲天人。

  天序

  天序,应历受禅,承灵祜。御群龙,勒螭武。弘济大化,英隽作辅。明明统万机,赫赫镇四方,咎繇稷契之畴,协兰芳。礼王臣,覆兆民。化之如天与地,谁敢爱其身?

  大晋承运期

  大晋承运期,德隆圣皇。时清晏,白日垂光。应箓图,陟帝位,继天正玉衡。化行象神明,至哉道隆虞与唐。元首敷洪化,百僚股肱并忠良。时太康,隆隆赫赫,福祚盈无疆。

  金灵运

  金灵运,天符发。圣徵见,参日月。惟我皇,体神圣。受魏禅,应天命。皇之兴,灵有徵。登大麓,御万乘。皇之辅,若阚武。爪牙奋,莫之御。皇之佐,赞清化。百事理,万邦贺。神祗应,嘉瑞章。恭享礼,荐先皇。乐时奏,磬管锵。鼓殷殷,钟锽锽。奠樽俎,实玉觞。神歆飨,咸悦康。宴孙子,祐无疆。大孝蒸蒸,德教被万方。

  于穆我皇

  于穆我皇,盛德圣且明。受禅君世,光济群生。普天率土,莫不来庭。颙颙六合内,望风仰泰清。万国雍雍,兴颂声。大化洽,地平而天成。七政齐,玉衡惟平。峨峨佐命,济济群英。夙夜乾乾,万机是经。虽治兴,匪荒宁。谦道乐,冲不盈。天地合德,日月同荣。赫赫煌煌,曜幽冥。三光克从,于显天,垂景星。龙凤臻,甘露宵零。肃神祗,祗上灵。万物欣戴,自天效其成。

  仲春振旅

  仲春振旅,大致人,武教于时日新。师执提,工执鼓。坐作从,节有序。盛矣允文允武!搜田表祃,申法誓。遂围禁,献社祭。允以时,明国制。文武并用,礼之经。列车如战,大教明,古今谁能去兵?大晋继天,济群生。

  夏苗田

  夏苗田,运将徂。军国异容,文武殊。乃命群吏,撰车徒,辩其号名,赞契书。王军启八门,行同上帝居。时路建大麾,云旗翳紫虚。百官象其事,疾则疾,徐则徐。回衡旋轸,罢阵弊车。献禽享祀,蒸蒸配有虞。惟大晋,德参两仪,化云敷。

  仲秋狝田

  仲秋狝田,金德常纲。凉风清且厉,凝露结为霜。白藏司辰,金隼时鹰扬。鹰扬犹尚父,顺天以杀伐,春秋时序。雷霆震威曜,进退由钲鼓。致禽祀祊,羽毛之用充军府。赫赫大晋德,芬烈陵三五。敷化以文,虽安不废武。光宅四海,永享天之祜。

  顺天道

  顺天道,握神契,三时示,讲武事。冬大阅,鸣镯振鼓铎,旌旗象虹霓。文制其中,武不穷武。动军誓众,礼成而义举。三驱以崇仁,进止不失其序。兵卒练,将如阚武。惟阚武,气陵青云。解围三面,杀不殄群。偃旌麾,班六军。献享蒸,修典文。嘉大晋,德配天。禄报功,爵俟贤。飨燕乐,受兹百禄,寿万年。

  唐尧

  唐尧谘务成,谦谦德其兴。积渐终光大,履霜致坚冰。神明道自成,河海犹可凝。舜禹统百揆,元凯以次升。禅让应大历,睿圣世相承。我皇陟帝位,平衡正准绳。德化飞四表,祥气见其徵。兴王坐俟旦,亡主恬自矜。致远由近始,覆篑成山陵。披图案先籍,有其证灵液。

  玄云

  玄云起丘山,祥气万里会。龙飞何蜿蜿,凤翔何翙翙。昔在唐虞朝,时见青云际。今亲游万国,流兴溢天外。鹤鸣在后园,清音随风迈。成汤隆显命,伊挚来如飞。周文猎渭滨,遂载吕望归。符合如影响,先天天不违。辍耕综地纲,解褐衿天维。元功配二王,芬馨世所稀。我皇叙群才,洪烈何巍巍。桓桓征四表,济济理万机。神化感无方,髦才盈帝畿。丕显惟昧旦,日新孔所谘。茂哉明圣德,日月同光辉。

  伯益

  伯益佐舜禹,职掌山与川。德侔十六相,思心入无间。智理周万物,下知众鸟言。黄雀应清化,翔习何翩翩。和鸣栖庭树,徘徊云日间。夏桀为无道,密网施山河。酷祝振纤网,当柰黄雀何。殷汤崇天德,去其三面罗。逍遥群飞来,鸣声乃复和。硃雀作南宿,凤皇统羽群。赤乌衔书至,天命瑞周文。神雀今来游,为我受命君。嘉祥致天和,膏泽隆青云。兰风发芳气,盖世同其芬。

  钓竿

  钓竿何冉冉,甘饵芳且鲜。临川运思心,微纶沈九泉。太公宝此术,乃在《灵秘》篇。机变随物移,精妙贯未然。游鱼惊著钓,潜龙飞戾天。戾天安所至?抚翼翔太清。太清一何异,两仪出浑成。玉衡正三辰,造化赋群形。退愿辅圣君,与神合其灵。我君弘远略,天人不足并。天人初并时,昧昧何芒芒。日月有徵兆,文象兴二皇。蚩尤乱生灵,黄帝用兵征万方。逮夏禹而德衰,三代不及虞与唐。我皇盛德配尧舜,受禅即阼享天祥。率土蒙祐,靡不肃,庶事康。庶事康,穆穆明明。荷百禄,保无极,永太平。

  鼙舞,未详所起,然汉代已施于燕享矣。傅毅、张衡所赋,皆其事也。旧曲有五篇,一、《关东有贤女》,二、《章和二年中》,三、《乐久长》,四、《四方皇》,五、《殿前生桂树》,其辞并亡。曹植《鼙舞诗序》云:“故汉灵帝西园鼓吹有李坚者,能鼙舞,遭世荒乱,坚播越关西,随将军段煨。先帝闻其旧伎,下书召坚。坚年逾七十,中间废而不为,又古曲甚多谬误,异代之文,未必相袭,故依前曲作新歌五篇。”及泰始中,又制其辞焉。其舞故常二八,桓玄将僭位,尚书殿中郎袁明子启增满八佾。泰始中歌辞今列之后云。

  鼙舞歌诗五篇

  洪业篇当魏曲《明明魏皇帝》,古曲《关东有贤女》。

  宣文创洪业,盛德在泰始。圣皇应灵符,受命君四海。万国何所乐?上有明天子。唐尧禅帝位,虞舜惟恭己。恭己正南面,道化与时移。大赦荡萌渐,文教被黄支。象天则地,体无为。聪明配日月,神圣参两仪。虽有三凶类,静言无所施。象天则地,体无为。稷契并佐命,伊吕升王臣。兰芷登朝肆,下无失宿人。声发响自应,表立景来附。哮阚顺羁制,潜龙升天路。备物立成器,变通极其数。百事以时叙,万机有常度。训之以克让,纳之以忠恕。群下仰清风,海外同欢慕。象天则地,化云布。昔日贵雕饰,今尚俭与素。昔日多纤介,今去情与故。象天则地,化云布。济济大朝士,夙夜综万机。万机无废理,明明降训谘。臣譬列星景,君配朝日辉。事业并通济,功烈何巍巍。五帝继三皇,三皇世所归。圣德应期运,天天地不能违。仰之弥已高,犹天不可阶。将复御龙氏,凤皇在庭栖。

  天命篇当魏曲《太和有圣帝》,古曲《章和二年中》。

  圣祖受天命,应期辅魏皇。入则综万机,出则征四方。朝廷无遗理,方表宁且康。道隆舜臣尧,积德逾太王。孟度阻穷险,造乱天一隅。神兵出不意,奉命致天诛。赦善罚有罪,元恶宗为虚。威风震劲蜀,武烈慑强吴。诸葛不知命,肆逆乱天常。拥徒十余万,数来寇边疆。我皇迈神武,执钺镇雍凉。亮乃畏天威,未战先仆僵。盈虚自然运,时变故多艰。东征陵海表,万里克朝鲜。受遗齐七政,曹爽又滔天。群凶受诛殛,百禄咸来臻。黄华应福始,王凌为祸先。

  景皇篇当魏曲《魏历长》,古曲《乐久长》。

  景皇帝,聪明命世生,盛德参天地。帝王道大,创基既已难,继世亦未易。外则夏侯玄,内则张与李,三凶构逆,乱帝纪。顺天行诛,穷其奸宄。边将御其渐,潜谋不得起。罪人咸伏辜,威风振万里。平衡综万机,万机无不理。召陵桓不君,内外何纷纷。众小便成群,蒙昧恣心,治乱不分。睿圣独断,济武常以文。顺天惟废立,扫霓披浮云。云霓既已辟,清和未几间,羽檄首尾至,变起东南籓。俭钦为长蛇,外则凭吴蛮。万国纷骚扰,戚戚天下惧不安。神武御六军,我皇执钺征。俭钦起寿春,前锋据项城。出其不意,并纵奇兵。奇兵诚难御,庙胜实难支。两军不期遇,敌退计无施。豹骑惟武进,大战沙阳陂。钦乃亡魂走,奔虏若云披。天因赦有罪,东土放鲸鲵。

  大晋篇当魏曲《天生蒸民》,古曲《四方皇》。

  赫赫大晋,于穆文王。荡荡巍巍,道迈陶唐。世称三皇五帝,及今重其光。九德克明,文既显,武又彰。思弘六合,兼济万方。内举元凯,朝政以纲。外简武臣,时惟鹰扬。靡顺不怀,逆命斯亡。仁配春日,威逾秋霜。济济多士,同兹兰芳。唐虞至治,四凶滔天。致讨俭钦,罔不肃虔。化感海内,海外来宾。献其声乐,并称妾臣。西蜀猾夏,僭号方域。命将致讨,委国稽服。吴人放命,冯海阻江。飞书告喻,响应来同。先王建万国,九服为籓卫。亡秦坏诸侯,序祚不二世。历代不能复,忽逾五百岁。我皇迈圣德,应期创典制。分土五等,籓国正封界。莘莘文武佐,千秋遘嘉会。洪泽溢区内,仁风翔海外。

  明君篇当魏曲《为君既不易》,古曲《殿前生桂树》。

  明君御四海,听鉴尽物情。顾望有谴罚,谒忠身必荣。兰芷出荒野,万里升紫庭。茨草秽堂阶,扫截不得生。能否莫相蒙,百官正其名。恭己慎有为,有为无不成。暗君不自信,群下执异端。正直罗浸润,奸臣夺其权。虽欲尽忠诚,结舌不敢言。结舌亦何惮,尽忠为身患。清流岂不洁,飞尘浊其源。岐路令人迷,未远胜不还。忠臣立君朝,正色不顾身。邪正不并存,譬若胡与秦。胡秦有合时,邪正各异津。忠臣遇明君,乾乾惟日新。群目统在纲,众星共北辰。设令遭暗主,斥退为凡人。虽薄供时用,白茅犹为珍。冰霜昼夜结,兰桂摧为薪。邪臣多端变,用心何委曲。便辟顺情指,动随君所欲。偷安乐目前,不问清与浊。积伪罔时主,养交以持禄。言行恆相违,难餍甚谿谷。昧死射乾没,觉露则灭族。

  拂舞,出自江左。旧云吴舞,检其歌,非吴辞也。亦陈于殿庭。杨泓序云:“自到江南见《白符舞》,或言《白凫鸠舞》,云有此来数十年矣。察其辞旨,乃是吴人患孙皓虐政,思属晋也。”今列之于后云。

  拂舞歌诗五篇

  白鸠篇

  翩翩白鸠,再飞再鸣。怀我君德,来集君庭。白雀呈瑞,素羽明鲜。翔庭舞翼,以应仁乾。皎皎鸣鸠,或丹或黄。乐我君惠,振羽来翔。东壁余光,鱼在江湖。惠而不费,敬我微躯。策我良驷,习我驱驰。与君周旋,乐道忘饥。我心虚静,我志沾濡。弹琴鼓瑟,聊以自娱。陵云登台,浮游太清。攀龙附凤,自望身轻。

  济济篇

  暢暢飞舞气流芳,追念三五大绮黄。去失有,时可行,去来时同此未央。时冉冉,近桑榆,但当饮酒为欢娱。衰老逝,有何期,多忧耿耿内怀思,深池旷,鱼独希,愿得黄浦众所依。恩感人,世无比,悲歌且舞无极已。

  独禄篇

  独独禄禄,水深泥浊。泥浊尚可,水深杀我。雍雍双雁,游戏田畔。我欲射雁,念子孤散。翩翩浮萍,得风摇轻。我心何合,与之同并。空床低帏,谁知无人。夜衣锦绣,谁别伪真。刀鸣鞘中,倚床无施。父冤不报,欲活何为。猛兽班班,游戏山间。兽欲啮人,不避豪贤。

  碣石篇

  东临碣石,以观沧海。水何淡淡,山岛竦峙。树木丛生,百草丰茂。秋风萧瑟,洪波涌起。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。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。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。《观沧海》

  孟冬十月,北风徘徊。天气肃清,繁霜霏霏。鹍鸡晨鸣,雁过南飞。鸷鸟潜藏,熊罴窟栖。耨鑮停置,农收积场。逆旅整设,以通贾商。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。《冬十月》

  乡土不同,河朔隆塞。流澌浮漂,舟船行难。锥不之地,丰籁深奥。水竭不流,冰坚可蹈。士隐者贫,勇侠轻非。心常叹怨,戚戚多悲。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。《土不同》

  神龟虽寿,犹有竟时。腾蛇乘雾,终为土灰。骥老伏枥,志在千里。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。盈缩之期,不但在天。养怡之福,可得永年。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。《龟虽寿》

  淮南王篇

  淮南王,自言尊,百尺高楼与天连。后园凿井银作床,金瓶素绠汲寒浆。汲寒浆,饮少年,少年窈窕何能贤。扬声悲歌音绝天。我欲渡河河无梁,愿作双黄鹄,还故乡。还故乡,入故里,徘徊故乡,若身不已。繁舞奇歌无不泰,徘徊桑梓游天外。

  鼓角横吹曲。鼓,案《周礼》“以GW鼓鼓军事”。角,说者云,蚩尤氏帅魑魅与黄帝战于涿鹿,帝乃始命吹角为龙鸣以御之。其后魏武北征乌丸,越沙漠而军士思归,于是减为中鸣,而尤更悲矣。

  胡角者,本以应胡笳之声,后渐用之横吹,有双角,即胡乐也。张博望入西域,传其法于西京,惟得《摩诃兜勒》一曲。李延年因胡曲更造新声二十八解,乘舆以为武乐。后汉以给边将,和帝时,万人将军得用之。魏晋以来,二十八解不复具存,用者有《黄鹄》、《陇头》、《出关》、《入关》、《出塞》、《入塞》、《折杨柳》、《黄覃子》、《赤之杨》、《望行人》十曲。

  案魏晋之世,有孙氏善弘旧曲,宋识善击节唱和,陈左善清歌,列和善吹笛,郝索善弹筝,硃生善琵琶,尤发新声。故傅玄著书曰:“人若钦所闻而忽所见,不亦惑乎?设此六人生于上世,越今古而无俪,何但夔牙同契哉!”案此说,则自兹以后,皆孙硃等之遗则也。

  相和,汉旧歌也,丝竹更相和,执节者歌。本一部,魏明帝分为二,更递夜宿。本十七曲,硃生、宋职、列和等复合之为十三曲。

  但歌,四曲,出自汉世。无弦节,作伎最先唱,一人唱,三人和。魏武帝尤好之。时有宋容华者,清彻好声,善唱此曲,当时之特妙。自晋以来不复传,遂绝。

  凡乐章古辞,今之存者,并汉世街陌谣讴,《江南可采莲》、《乌生十五子》、《白头吟》之属也。吴歌杂曲并出江南,东晋以来,稍有增广。

  《子夜歌》者,女子名子夜,造此声。孝武太元中,琅邪王轲之家有鬼歌《子夜》,则子夜是此时以前人也。

  《凤将雏歌》者,旧曲也。应璩《百一诗》云“言是《凤将雏》”,然则其来久矣。《前溪歌》者,车骑将军沈充所制。

  《阿子》及《欢闻歌》者,穆帝升平初,歌毕辄呼“阿子,汝闻不?”语在《五行志》。后人衍其声,以为此二曲。

  《团扇歌》者,中书令王珉与嫂婢有情,爱好甚笃,嫂捶挞婢过苦,婢素善歌,而珉好捉白团扇,故制此歌。

  《懊憹歌》者,隆安初俗闻讹谣之曲,语在《五行志》。

  《长史变》者,司徒左长史王廞临败所制。

  凡此诸曲,始皆徒歌,即而被之管弦。又有因丝竹金石,造歌以被之,魏世三调歌辞之类是也。

  《杯柈舞》,案太康中天下为《晋世宁舞》,务手以接杯柈反覆之。此则汉世惟有

  柈舞,而晋加之以杯,反覆之也。

  《公莫舞》,今之《巾舞》也。相传云项庄剑舞,项伯以袖隔之,使不得害汉高祖,且语项庄云“公莫”!古人相呼曰公,言公莫害汉王也。今之用巾盖像项伯衣袖之遗式。然案《琴操》有《公莫渡河曲》,然则其声所从来已久,俗云项伯,非也。

  《白纟宁舞》,案舞辞有巾袍之言。纟宁本吴地所出,宜是吴舞也。晋《俳歌》又云:“皎皎白绪,节节为双。”吴音呼绪为纟宁,疑白纟宁即白绪也。

  《铎舞歌》一篇,《幡舞歌》一篇,《鼓舞伎》六曲,并陈于元会。

  后汉正旦,天子临德阳殿受朝贺,舍利从西方来,戏于殿前,激水化成比目鱼,跳跃嗽水,作雾翳日。毕,又化成龙,长八九丈,出水游戏,炫耀日光。以两大丝绳系两柱头,相去数丈,两倡女对舞,行于绳上,相逢切肩而不倾。魏晋讫江左,犹有《夏育扛鼎》、《巨象行乳》、《神龟抃舞》、《背负灵岳》、《桂树白雪》、《画地成川》之乐。

  成帝咸康七年,尚书蔡谟奏:“八年正会仪注,惟作鼓吹钟鼓,其余伎乐尽不作。”侍中张澄、给事黄门侍郎陈逵驳,以为“王者观时设教,至于吉凶殊断,不易之道也。今四方观礼,陵有傧吊之位,庭奏宫悬之乐,二礼兼用,哀乐不分,体国经制,莫大于此”。诏曰:“今既以天下体大,礼从权宜,三正之飨,宜尽用吉礼也。至娱耳目之乐,所不忍闻,故阙之耳。事之大者,不过上寿酒,称万岁,已许其大,不足复阙钟鼓鼓吹也。”

  澄、逵又启:“今大礼虽降,事吉于朝。然傧吊显于园陵,则未灭有哀;礼服定于典文,义无尽吉。是以咸宁之会,有撤乐之典,实先朝稽古宪章,垂式万世者也。”诏曰:“若元日大飨,万国朝宗,庭废钟鼓之奏,遂阙起居之节,朝无磬制之音,宾无蹈履之度,其于事义,不亦阙乎!惟可量轻重,以制事中。”

  散骑侍郎顾臻表曰:“臣闻圣王制乐,赞扬政道,养以仁义,防其淫佚,上享宗庙,下训黎元,体五行之正音,协八风以陶物。宫声正方而好义,角声坚齐而率礼,弦歌钟鼓金石之作备矣。故通神至化,有率舞之感,移风易俗,致和乐之极。末世之伎,设礼外之观,逆行连倒,头足入筥之属,皮肤外剥,肝心内摧,敦彼行苇,犹谓勿践,矧伊生灵,而不侧怆。加四海朝觐,言观帝庭,耳聆《雅》《颂》之声,目睹威仪之序,足以蹋天,头以履地,反天地之至顺,伤彝伦之大方。今夷狄对岸,外御为急,兵食七升,忘身赴难,过泰之戏,日廪五斗。方扫神州,经略中甸,若此之事,不可示远。宜下太常,纂备雅乐,箫《韶》九成,惟新于盛运,功德颂声,永著于来叶,此乃所以‘燕及皇天,克昌厥后’者也。诸伎而伤人者,皆宜除之。流简俭之德,迈康哉之咏,清风既行,下应如草,此之谓也。愚管之诚,惟垂采察!”于是除《高絙》、《紫鹿》、《跂行》、《鳖食》及《齐王卷衣》、《笮兒》等乐,又减其廪。其后复《高絙》、《紫鹿》焉。

展开全文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ungyonghwa.cn/guji/9e4fb0fcce3a083c67d262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