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「合力创业成语网」
  2. 古籍鉴赏
  3. 欧阳修、宋祁等「新唐书卷八十一列传」部分译文

欧阳修、宋祁等「新唐书卷八十一列传」部分译文

杨朝晟字叔明,夏州朔方人。崛起行伍中,凭当先锋的功劳任命为甘泉府果毅。建中初年(780),跟随李怀光在泾州征讨刘文喜,杀敌多,加封为骠骑大将军。李纳侵犯徐州,跟随唐朝臣去征讨,常常勇冠全军。李怀光奔赴奉天救驾,交给朝晟一千兵攻下咸阳,朝廷赏

部分译文

  杨朝晟字叔明,夏州朔方人。崛起行伍中,凭当先锋的功劳任命为甘泉府果毅。建中初年(780),跟随李怀光在泾州征讨刘文喜,杀敌多,加封为骠骑大将军。李纳侵犯徐州,跟随唐朝臣去征讨,常常勇冠全军。李怀光奔赴奉天救驾,交给朝晟一千兵攻下咸阳,朝廷赏赐一百五十户赋税。

  李怀光反叛,韩游瑰退兵保卫..州、宁州。叛贼党羽张昕守卫..州,大肆勒索军饷,招募了很多士兵,想暗中投降李怀光。朝晟的父亲怀宾当韩游瑰的将领,夜晚带几十名骑兵杀了张昕和同谋人。韩游瑰派怀宾到行宫报告流亡的皇帝,德宗慰劳他,并兼任御史中丞。朝晟哭着参见怀光说:“父亲为国家立功,儿子应当死,不能用我带兵。”李怀光囚禁了他。到各路军马围攻河中时韩游瑰在长春宫扎营,并且怀宾作战很努力。李怀光的叛乱平定后,皇帝赦免了朝晟,因而任韩游瑰为都虞候,父子都任开府、宾客、御史中丞,军中将士们认为他们很荣耀。

  吐蕃侵犯边境,游瑰自己率军守卫宁州,但军纪松弛,士兵骄横放纵。到张献甫来代替他,军队发生兵变,朝晟逃到城郊。士兵们胁迫监军,请求派范希朝为节度使。范希朝当时在京都。第二天,朝晟出面,哄骗士兵们说:“我来祝贺,你们的请求是适当的。”士兵们渐渐安定下来。朝晟联络将领们谋划杀死兵变的首恶分子,过了三天,假说派人从..州来了,说:“前几天报请朝廷的要求没批准,张公已经放弃..州,反叛的人都应处死,但我不希望大家都被杀,只杀首恶分子。”士兵们呼喊着检举揭发,杀了二百多个带头闹兵变的人,献甫因此进入军中。皇帝任范希朝为节度副使,并且加封朝晟任御史大夫。

  贞元九年(793),修筑盐州城,派兵守卫边境,杨朝晟驻兵木波堡。逢张献甫去世,又命令朝晟代任..宁节度使。

  朝晟请求修筑方渠、木波、合道等城来堵断吐蕃进兵通路。诏书问“:须多少兵?”

  报告说“:我统领的兵力就够用了。”皇帝问“:前些时修筑五原城,发动七万士兵,现在为什么容易?”朝晟回答说“:修筑盐州城的战役,吐蕃军预先就知道了消息,现在用少数兵力去筑城,吐蕃军预料我军不达到十万,势必难得轻易进军。如果发动我统领的兵力,十天到了塞下,不到三十天城已筑成功了,积草储粮,留兵守卫,敌军来攻攻不下,坚壁清野,敌军将会退兵,这是万全之计呀。如果大规模发兵,经一个月才能开到目的地,敌军也来了,来了一定要交战,交战就没有时间筑城了。”皇帝采纳了他的策略。军队驻扎在方渠,缺水饮用,有条青蛇从陡坡往下游动,跟踪察看,水从下面流出来,朝晟命令筑堤围起来,于是汇成了深潭。

  士兵仰仗它饮用充足,这发现水源修水潭的事报告了朝廷。朝廷又命令修庙,命名这泉水为“应圣”泉。城筑成功了,吐蕃军全军来犯,思量不能侵害,就领军退走。又修筑了马岭城,开辟了三百里的领土。贞元十七年(801),病死在驻地。

  戴休颜字休颜,夏州人,世代崇尚武艺,志气胆略不一般。郭子仪召用为大将,命令平定党项羌族,来安定河曲。试太常卿,封为济阴郡公,加封咸宁郡王,兼朔方节度副使。修筑..州城功劳最大,调盐州刺史。

  朱氵此反叛,率领三千兵马,昼夜奔驰,奔赴皇帝流亡的行宫慰问,德宗表扬他,赏赐给二百户的赋税。与浑蠨、杜希全、韩游瑰等抵抗叛军保护皇帝有功。

  皇帝流亡到梁州、洋州,休颜留守奉天。

  李怀光驻兵咸阳,派人引诱他叛变,休颜斩了他的使者,整军自守。怀光吓得瞪着眼,连夜从泾阳逃走。升任检校工部尚书、奉天行营节度使。联合浑蠨军打败朱氵此的侧翼部队,斩了三千颗叛军首级,追到中渭桥。京都平定了,又与浑蠨率领部队向岐阳进军,拦击朱氵此的残余部队。升任检校尚书右仆射,加封四百户的赋税。护从皇帝车驾回京城,赏赐给歌女乐队,第一等的家宅,封为左龙武军统军。病故,追封为扬州大都督。

  弟弟戴休王睿,历任开府仪同三司,封为东阳郡王;休晏,历任辅国大将军,封为彭城郡公,都因有将才出名。

  阳惠元是平州人。因矫健勇猛,在平卢军服役。跟随田神功、李忠臣等人渡海进兵青州。朝廷命令他带兵隶属神策军,任京西兵马使,镇守奉天。

  德宗皇帝刚即位,稍微约束各节度使中跋扈的人。这时李正己驻兵曹州,田悦增兵黄河上游,河南大乱。命令调兵一万二千人驻守关东,皇帝亲自到望春楼誓师,接着犒劳出征的各位将领,酒到面前,神策军将士不敢喝。皇帝问原因,惠元说:“当初从奉天出发,我的主帅张巨济与我们约定:‘这一仗不立战功,不饮酒。’我们不敢违背当时的誓言。”出发后,又到路边赠送酒食,只有惠元的部队酒瓶没有打开。皇帝不停地赞叹,又送诏书去慰劳他的部队。不久带兵会合诸位将领进攻田悦,激战御河,夺取三座桥,阳惠元功劳多。朝廷把他的部队隶属李怀光。

  到朱氵此反叛,从河朔奔赴国难,解了奉天的围困,加封检校工部尚书,代理贝州刺史。朝廷命令阳惠元与神策军行营节度使李晟、..坊节度使李建徽及李怀光在便桥把营垒联结在一起。李晟知道李怀光将要反叛,把军营移到东渭桥。

  翰林学士陆贽劝皇帝说“:四个将领连结营垒,李晟等人兵少官职低,被李怀光整治,势必两方面不能保全。李晟既然担心李怀光反叛,请求与惠元东移,那么李建徽就孤立无援。应该趁李晟行动的机会,联合阳惠元、李建徽两支军队一起移驻东渭桥,以此来防备怀光把军队肢解了,赶急整装进发,那么李怀光就使不出诡计了。”皇帝不听,派神策军将领李升前去试探,回来向皇帝报告:“怀光谋反很明显。”这天晚上,李怀光夺取了阳惠元、李建徽的两支部队,惠元、建徽逃向奉天,怀光派冉宗带骑兵急速追击,在好..追上了。惠元披散着头发呼喊苍天,眼眶流血,脱去外衣,赤着上身,搏斗而死。两个儿子阳晟、阳詗躲在水井中,都搜出杀害了,只建徽一个人免祸,朝廷命令追封阳惠元为尚书左仆射、阳晟为殿中监、阳詗为..州刺史。

  阳惠元的小儿子阳旻,字公素,惠元死难时,阳旻身上带着八处伤。坠入另一口井,有人救起得以免死。历任邢州刺史。叛贼卢从史被活捉后,潞州军溃散,有勇士五千人,卢从史曾经把他们当作儿子看待,跑到阳..处,阳..紧关城门,不让他们进城。众士兵哭着说:“我们这些奴仆失去主帅,您现在有一座好城,又有度支库的百万钱在府衙,稍微给一点给我们,定写表章给天子请求任您为节度使。”阳..用祸福的道理开导他们,士兵们醒悟,于是回到军中。宪宗嘉奖他,调易州刺史。

  朝廷的军队征讨吴元济时,阳旻任唐州刺史,领兵深入敌境二百里,逼攻申州,攻占外城,摧毁外城城墙。因功加封为御史中丞。容州的西原蛮反叛,任命为容州经略招讨使,进攻并平定了他。

  升任御史大夫,邕州、容州两州合在一起成为一道。病故,追封左散骑常侍。    李元谅是安息人,本来姓安,年轻时被宦官骆奉先收养,假充姓骆,名元光。

  胡须很美丽,深沉勇敢有谋略。担任官中警卫,积累了功劳,试太子詹事。李怀让任镇国节度使,写奏章请求任元谅做自己的副节度使。在军中十年,士兵心里畏服。

  德宗流亡到奉天,叛贼派遣将领何望之袭击华州,这时刺史董晋丢下城池逃跑了,何望之想聚集人马截断华州东面的通路,元谅从潼关领兵直逼华州城,并攻占了华州。当时起兵仓促,裹上毛毡作为铠甲,削蒿杆作为箭,招募士兵,几天达到了一万多人,军队的声威才振奋起来。叛军来进攻,即刻就打退了他们。当时尚可孤守蓝田,元谅驻兵昭应,王权坚守中渭桥的壁垒,叛军不能越过渭南。不久,升任镇国军节度使,封为武康郡王。这以前,朝廷命令征发幽州、陇州的兵往东去征讨李希烈,军队刚出潼关,朱氵此的使者刘忠孝命令军队回来,到华阴县,华阴县尉李夷简劝说驿官逮捕刘忠孝,追到潼关,李元谅将忠孝斩首示众,刘忠孝召回的兵不准进潼关,因此只华州得到保全。不久,朝廷命令李元谅与李晟收复京都,驻兵..西。李元谅奋勇当先与叛军激战,打败了叛军,进驻皇苑东面。李晟派兵摧毁皇苑的围墙攻入。朱氵此接连几次作战都失败了,于是叛军大败溃逃,京都平定了,元谅把功劳谦让给李晟,退到近郊的营垒驻扎。朝廷加封他为检校尚书左仆射,赏赐给五百户的赋税,赐给甲等家宅、歌伎舞女,一个儿子封六品官。

  李怀光反叛,元谅与马燧、浑蠨一道征讨他。李怀光的将领徐廷光一向藐视李元谅,多次辱骂他,并命戏子演胡人戏侮辱他的祖先。元谅又派使者约徐投降,徐廷光说:“我投降汉族将领。”等马燧军到,向马燧投降。李元谅会见韩游瑰说“:他辱骂我的祖先,今天我要杀他,你帮助我吗?”韩游瑰答应了。后来两人在路上相遇,元谅数说他的罪行,喝令亲随杀了徐,并参见马燧道歉。马燧大怒,准备杀掉元琼,韩游瑰去见马燧说:“杀一个低级军官尚且那样,那么杀一个节度使,按军法应该如何处置?”马燧说不出话来。李元谅请求送一百万钱慰劳马燧的部队来抵自己的罪过,浑蠨也为元谅求情,马燧就赦免了元谅。皇帝因李元谅专权杀人,怕有关部门弹劾治罪,前去命令,不追究这事。

  贞元三年(787),吐蕃请求结盟,朝廷命令李元谅带兵跟随浑蠨到平凉城会盟,李元谅驻军潘原,韩游瑰驻军洛口作为援军。李元谅说“:潘原距平凉城七十里,敌方狡诈不讲信义,如果有危险,怎么赶得去呢?请求与你连营。”浑蠨的营垒离会盟的地方二十里,元谅秘密地移营驻扎到那里。会盟后,元谅看到云气说“:不吉祥,敌情有变化!”令约束部队出发列成阵势。不久敌方劫盟,浑蠨奔逃回来,元谅部队成阵列出来迎战,同时泾原节度使李观也领五千精兵埋伏在险要地区,与元谅互相呼应。敌人骑兵才解围而去。李元谅派辎重车在前面开进,然后与浑蠨整顿军队不慌不忙回来,当时的人认为他有古代良将的风度。这次会盟,如果没有李元谅、李观两人,浑蠨将不能免祸。皇帝嘉奖他,赞叹不已,赐给他良马金币非常多,因而赐姓李,赐名元谅。

  又任陇右节度使,治所在良原。良原城墙都倒塌了,旁边都是平原树林和牧草,吐蕃军入侵,经常放牧马匹休养族人于此地。李元谅修高城墙,疏浚、挖深护城河,与士兵同甘共苦,披荆斩棘,开辟良田几十里,勉励士兵耕作种植,每年收获粮食几十万斛,其他物品全都充足。

  又筑连弩台,远方设烽火台,派出侦察兵,设守备,筑新壁垒进攻防卫形势优越。吐蕃军来了抢不到财物,交战又失败,因此泾州、陇州靠此保证了安宁,西部的敌人害怕他。病故,享年六十二岁,追封为司空,追赠谥号叫“庄威”。

  李观,他的祖先从赵郡迁移到洛阳,所以是洛阳人。年轻时深沉忠厚言语少。凭谋略向朔方节度使郭子仪求官,郭子仪派他辅佐坊州刺史吴亻由,任防遏使。因为服父亲的丧辞职。吐蕃侵入内地,代宗流亡陕州,李观隐居周至县,率领家乡子弟一千人守卫黑水,敌军不敢侵犯。岭南节度使杨慎微上奏朝廷任李观为偏将,徐浩、李勉代任节度使,常依靠他处理军政事务。多次捕获平定巨盗。升任大将,试殿中监,征召为右龙武将军。

  泾州的部队叛乱,李观刚好轮到保卫皇帝,就统领一千多兵到奉天给德宗随从护驾。朝廷命令他督察各路部队,整顿巡逻队,增加招募五千兵员,鼙鼓咚咚,旗帜飘扬,士气更加振奋。赏赐二百户的赋税,封两个儿子为八品官。随护皇帝车驾到梁州,皇帝回京城后,任命他总领后军。升任四镇、北庭行军泾原节度使。在驻地四年,训练部队,储藏的粮草丰足。平凉城会盟,没让吐蕃阴谋得逞。这年,李观回京都朝见皇帝,提前一天出发上路,敌军到日期派出精锐骑兵狙击,没有追上,就离开了。任少府监、检校工部尚书。病故,追封为太子少傅。

  杜希全是京兆醴泉县人。任郭子仪部下裨将,积累功劳官至朔方节度使。

  军令严整,士兵都怕他的威严。皇帝流亡奉天,杜希全与..坊节度使李建徽、盐州刺史戴休颜、夏州刺史时常春带兵奔赴国难,在漠谷宿营,被叛军半路拦击,登上高山放石头滚下,强弓劲弩夹在石头中射下。德宗派兵支援,没有取胜,回军保卫..州。叛贼平定了,升任检校尚书左仆射、灵盐丰夏节度使,封余姚郡王。将要去驻地时,向皇帝献上《体要》八章,指出朝政的弊端,皇帝赞赏并采纳了。赐给《君臣箴》一篇。

  不久兼任夏绥银节度都统,建议:“盐州占据交通要冲,是边塞的保障,自从吐蕃在平凉违背盟约,盐州城陷落在敌人手里,因此使灵武形势危险,..坊孤立,成为边塞的长久祸患,请重筑盐州城。”朝廷就命令希全及朔方、..宁、银夏、..坊、振武及神策军行营诸节度使共选三万五千精兵驻扎盐州,又命令泾原、剑南、山南的部队深入吐蕃境内,牵制吐蕃兵力,使他不敢侵犯边塞。筑城的共六千人,经二十天竣工。因此敌军害怕,不敢轻易入侵。

  杜希全在河西留任时间长,很不遵守法纪,横行无忌,皇帝多次宽恕和掩盖他的错误。丰州刺史李景略名声在希全之上,怀疑他胁迫自己,就上奏弹劾他,皇帝为批评他答复他的心意。希全一向被风眩病所苦,病情只要稍稍加重,就越发疑忌性情残暴,竟然诬陷杀死了判官李起,部属都长叹惋惜。病故,追封司徒。

  邢君牙是瀛州乐寿县人。年轻时到幽蓟、平卢等军镇当兵。凭战功历任果毅、折冲郎将。安禄山反叛,跟随侯希逸渡海进入青州。田神功任兖郓节度使,派邢君牙领兵驻扎好田寺保卫边境秋收。

  吐蕃侵犯京城,代宗皇帝流亡陕州,因为护驾有功,多次提升,封为河间郡公。

  建中初年,李晟随马燧征讨田悦,用君牙任都将,在武安、襄国间共五次作战,斩杀的功劳最多。德宗流亡奉天,李晟率领君牙用比平常快一倍的行军速度奔赴国难。迁移驻地到渭桥,军中应办的事务,只有君牙预先有准备。李晟在凤翔,多次巡视边防,常用君牙留守凤翔。李晟回朝任职后,君牙代理凤翔观察使,不久,兼任节度使、检校尚书右仆射。吐蕃每年侵犯边境,邢君牙奖励耕种,训练军队备战,吐蕃军不能侵入边塞。又在陇州平戎川筑城,名叫永信城。

  死在任上,追封为司徒。

  当初,没做官的读书人张汾,没有谁介绍就去求见君牙,并高高地坐在客位上。碰到部下小官因贪污酒宴钱丢弃了账簿,君牙因被欺骗而发怒,张汾不致谢就离去,说:“我在京城,听说邢君牙是当世豪杰,今天竟为部下的小官计较钱财,这怎么说呢?”君牙觉得惭愧,很快释放了小官,把张汾待为上宾,挽留一个多月,用五百匹细绢作为赠送的礼品。他降低身份喜欢读书人到了这种程度。

新唐书简介

  《新唐书》是北宋时期欧阳修、宋祁、范镇、吕夏卿等合撰的一部记载唐朝历史的纪传体断代史书,“二十四史”之一。全书共有225卷,其中包括本纪10卷,志50卷,表15卷,列传150卷。《新唐书》前后修史历经17年,于宋仁宗嘉祐五年(公元1060年)完成。《新唐书》在体例上第一次写出了《兵志》、《选举志》,系统论述唐代府兵等军事制度和科举制度。这是我国正史体裁史书的一大开创,为以后《宋史》等所沿袭。

新唐书·卷八十一列传原文

  杨戴阳二李韩杜邢

  杨朝晟,字叔明,夏州朔方人。兴行间,以先锋功授甘泉府果毅。建中初,从 李怀光讨刘文喜泾州,斩获多,加骠骑大将军。李纳寇徐州,从唐朝臣往讨,常冠 军。怀光赴难奉天,属朝晟兵千人下咸阳,赐实封百五十户。

  怀光反,韩游瑰退保邠、宁,贼党张昕守邠州,大索军实,多募士,欲潜归之。 朝晟父怀宾为游瑰将,夜以数十骑斩昕及同谋者。游瑰遣怀宾告行在,德宗劳问, 授兼御史中丞。朝晟泣见怀光曰:“父立功于国,子当诛,不可以主兵。”怀光絷 之。及诸军围河中,游瑰营长春宫,而怀宾战甚力。怀光平,帝原朝晟,因为游瑰 都虞候。父子皆开府、宾客、御史中丞,军中以为荣。

  吐蕃犯边,游瑰自将守宁州,而御士宽,军骄。及张献甫来代,军遂乱,朝晟 逃于郊。众胁监军,请以范希朝为节度使。希朝时已在京师。明日,朝晟出,绐众 曰:“予来贺所请之当也。”众稍定。朝晟结诸将谋诛首恶者。居三日,绐遣人自 邠来,曰:“前请报罢,张公已舍邠矣,反者皆当死,吾不愿尽诛也,第取首恶者。” 众所讠雚指,斩二百余人,献甫遂入于军。帝以希朝为节度副使,而朝晟加御史大 夫。

  贞元九年,城盐州,发卒护境,朝晟屯木波堡。会献甫卒,有诏代为邠宁节度 使。朝晟请城方渠,合道,木波以遏吐蕃路。诏问:“须兵几何?”报曰:“部兵 可办。”帝问:“前日城五原,兴师七万,今何易邪?”对曰:“盐州之役,虏先 知之。今薄戎而城,虏料王师不十万,势难轻入。若发部兵,十日至塞下,未三旬 城毕,积刍聚粮,留卒守之,寇至不可拔,莱野翦夷,虏且走,此万全计也。若大 发兵,阅月乃至,虏亦来,来必战,战则不暇城矣。”帝纳其策。师次方渠,水乏。 有青蛇降险下走,视其迹,水从而流,朝晟使筑防环之,遂为渟渊,士饮仰足,图 其事以闻。有诏置祠,命泉曰应圣。已城,吐蕃悉众至,度不能害,乃引去。复城 马岭而归,开地三百里。十七年,卒于屯。

  戴休颜,字休颜,夏州人。家世尚武,志胆不常。郭子仪引为大将,谕平党项 羌,以安河曲。试太常卿,封济阴郡公,进封咸宁郡王,兼朔方节度副使。城邠州 功最,迁盐州刺史。硃泚反,率兵三千昼夜驰,奔问行在,德宗嘉之,赐实户二百。 与浑瑊、杜希全、韩游瑰等扞御有劳。帝进狩梁、洋,留守奉天。李怀光屯咸阳, 使人诱之,休颜斩其使,勒兵自守。怀光眙骇,自泾阳夜走。迁检校工部尚书、奉 天行营节度使。合浑瑊兵破泚偏师,斩首三千级,追至中渭桥。京师平,又与瑊率 兵趋岐阳,邀泚残党。加检校尚书右仆射,进户四百。从乘舆至京师,赐女乐、甲 第,拜左龙武军统军。卒,赠扬州大都督。

  弟休璿,历开府仪同三司,封东阳郡王;休晏,历辅国大将军,封彭城郡公。 俱以将略称。

  阳惠元,平州人。以趫勇奋,事平卢军。从田神功、李忠臣浮海入青州。诏以 兵隶神策,为京西兵马使,镇奉天。

  德宗初立,稍绳诸节度跋扈者。于是李正己屯曹州,田悦增河上兵,河南大扰。 诏移兵万二千戍关东,帝御望春楼誓师,因劳遣诸将。酒至神策,将士不敢饮。帝 问故,惠元曰:“初发奉天,臣之帅张巨济与众约:‘是役也,不立功,毋饮酒!’ 臣不敢食其言。”既行,有馈于道,惟惠元军瓶罍不发。帝咨叹不已,玺书慰劳。 俄以兵三千会诸将击田悦,战御河,夺三桥,惠元功多。以兵属李怀光。

  及硃泚反,自河朔赴难,解奉天围,加检校工部尚书,摄贝州刺史。诏惠元与 神策行营节度使李晟、鄜坊节度使李建徽及怀光联营便桥。晟知怀光且叛,移屯东 渭桥。翰林学士陆贽谏帝曰;“四将接垒,晟等兵寡位下,为怀光所易,势不两完。 晟既虑变,请与惠元东徙,则建徽孤立。宜因晟行,合两军皆往,以备贼为解,趣 装进道,则怀光计无所施。”帝不从,使神策将李升往伺。还奏:“怀光反明甚。” 是夕,夺二军,惠元、建徽走奉天,怀光遣将冉宗驰骑追及于好畤。惠元被发呼天, 血流出眦,袒裼战而死。二子晟、暠匿井中,皆及害。建徽独免。诏赠惠元尚书左 仆射,晟殿中监,暠邠州刺史。

  少子旻,字公素。惠元之死,被八创,堕别井,或救得免。历邢州刺史。卢从 史既缚,潞军溃,有骁卒五千,从史尝以子视者,奔于旻,旻闭城不内。众皆哭曰: “奴失帅,今公有完城,又度支钱百万在府,少赐之,为表天子求旌节。”旻开谕 祸福遣之,众感悟,遂还军。宪宗嘉之,迁易州刺史。

  王师讨吴元济,以唐州刺史提兵深入二百里,薄申州,拔外郛,残其垣。以功 加御史中丞。容州西原蛮反,授本州经略招讨使,击定之。进御史大夫,合邕、容 两管为一道。卒,赠左散骑常侍。

  李元谅,安息人。本安氏,少为宦官骆奉先养息,冒姓骆,名元光。美须髯, 鸷敢有谋。以宿卫积劳试太子詹事。李怀让节度镇国,署奏以自副。居军十年,士 心惮服。

  德宗出奉天,贼遣将何望之袭华州,于是刺史董晋弃城走。望之欲聚兵以绝东 道,元谅自潼关引兵径薄其城,拔之。时兵兴仓卒,裹罽为铠,剡蒿为矢,募兵数 日至万余,军气乃振。贼来攻,辄却。时尚可孤守蓝田,元谅屯昭应,王权壁中渭 桥,贼兵不能逾渭南。未几,迁镇国军节度使,封武康郡王。先是,诏发豳、陇兵 东讨李希烈。师方出关,泚使刘忠孝召还;至华阴,华阴尉李夷简说驿官捕之,追 及关,元谅斩以徇,所召兵不得入,由是华州独完。俄诏元谅与李晟收京师,次浐 西。元谅先奋鏖贼,败之,进屯苑东,晟使坏苑垣入。泚连战皆北,遂大溃,京师 平。让功于晟,退壁近郊。加检校尚书左仆射,实封户五百,赐甲第、女乐、一子 六品官。

  李怀光反,与马燧、浑瑊讨之。其将徐廷光素易元谅,数嫚骂,为优胡戏,斥 侮其祖。又使约降,曰:“我降汉将耳。”及马燧至,降于燧。元谅见韩游瑰曰: “彼诟吾祖,今日斩之,子助我乎?”许诺。既而遇诸道,即数其罪,叱左右斩之, 诣燧谢。燧大怒,将杀元谅,游瑰见曰:“杀一偏裨尚尔,即杀一节度,法宜如何?” 燧默然。元谅请输钱百万劳军自赎,瑊亦为请,燧赦之。帝以专杀,恐有司劾治, 前诏勿论。

  贞元三年,吐蕃请盟,诏以军从瑊会平凉,元谅军潘原、游瑰军洛口以为援。 元谅曰:“潘原去平凉七十里,虏诈不情,如有急,何以赴?请与公连屯。”瑊以 违诏,不听。瑊壁盟所二十里,元谅密徙营次之。既会,元谅望云物曰:“不详, 虏必有变!”传令约部伍出阵。俄而虏劫盟,瑊奔还,元谅兵成列出,而泾原节度 使李观亦以精兵五千伏险,与元谅相表里,虏骑乃解。元谅遣车重先,而与瑊振旅 徐还,时以为有古良将风。是会也,微元谅、观二人,瑊且不免。帝嘉叹,赐善马 金币良厚,因赐姓及名。

  更节度陇右,治良原。良原隍堞湮圮,旁皆平林荐草,虏入寇,常牧马休徒于 此。元谅培高浚渊,身执苦与士卒均,菑翳榛莽,辟美田数十里,劝士垦艺,岁入 粟菽数十万斛,什具毕给。又筑连弩台,远烽侦,为守备,进据势胜,列新壁。虏 至无所掠,战又辄北,由是泾、陇以安,西戎惮之。卒,年六十二,赠司空,谥曰 庄威。

  李观,其先自赵郡徙洛阳,故为洛阳人。少沈厚寡言。以策干朔方节度使郭子 仪,子仪遣佐坊州刺史吴亻由为防遏使。以亲丧解。吐蕃内寇,代宗幸陕,观隐盩 厔,率乡里子姓千人守黑水,虏不敢侵。岭南节度使杨慎微奏为偏将,徐浩、李勉 代节度,常倚以军政,数捕平剧贼。迁大将,试殿中监,召为右龙武将军。

  泾师叛,观适番上,即领兵千余扈德宗奉天。诏尽察诸军,整饬谁逻,增募五 千人,鼙■欢竖,士气益振。赐封户二百,授二子八品官。从至梁州。帝还,诏总 后军。擢四镇、北廷行军泾原节度使。在屯四年,训部伍,储藏饶衍。平凉之盟, 吐蕃不得志。是年,观入朝,前一日就道,虏至期出精骑狙击,不及,去。以少府 监检校工部尚书。卒,赠太子少傅。

  韩游瑰,灵州灵武人,始为郭子仪裨将。安禄山反,使阿史那从礼将同罗、突 厥五千骑伪降于朔方,出塞门,诱河曲九蕃府、六胡叛,部落凡五十万。子仪使游 瑰率辛京杲击破之,九蕃府还附。累进邠宁节度留后。

  奉天之狩,兵未集,游瑰与庆州刺史论惟明以兵三千来赴,自乾陵北趋醴泉, 未至,有诏引军屯便桥。次泥泉,与泚兵值,游瑰欲还奉天,监军翟文秀曰:“吾 壁于此,贼敢逾我而西,可夹攻取之。今入奉天,贼亦随至,是引贼迫天子也。” 游瑰曰:“不然,我寡贼众。彼分以亢我,余众犹能鼓而西也,不如先入卫天子。 且奉天无强卒,安得夹攻?吾士乏且寒,贼以利诱之,众且溃。”遂还奉天。泚兵 蹑攻之,战不利;泚兵夺门,游瑰殊死战,乃解。泚大治战棚、云桥,士皆惧,游 瑰曰:“贼取佛祠干木为攻具,可以火之。”既而贼大噪攻南雉,游瑰曰:“是分 吾力也。”趋北雉,遣将郭询、郭廷玉以锐士三百傅满直出,火其棚,投薪于中, 风返,棚皆烬,贼气沮。故诸将推游瑰赴难功第一。帝以卫军无职局,军置统军一 员,以游瑰、惟明、贾隐林处之。

  李怀光叛,诱游瑰为变,游瑰白发其书。帝曰:“卿可谓忠义矣!”对曰: “臣安知忠义?但怀光误臣,使震惊乘舆,后持臣自解。”帝嘉其诚,从问:“计 欲安出?”对曰:“怀光总诸府兵,怙以为乱。今邠有张昕,灵武有宁{艹乱}景璿, 河中有吕鸣岳,振武有杜从政,潼关有李朝臣,渭北有窦觎,皆守将也。陛下以其 众与地授之,罢怀光权,而尊以元功,诸将仰首,各听其帅,彼安能以乱?”帝曰: “罢怀光权而泚益张,若何?”对曰:“陛下约士以不次之赏,今贡赋方至,发而 酬之,其守自固。邠有万精甲,臣得将之,可以诛贼。四方杖义而起,贼不足虑。” 帝美其言。

  会怀光诱复至,浑瑊得书,稍严卒以警。游瑰不知,发怒,嫚骂瑊。帝疑有变, 即日幸梁州,游瑰使子从帝。怀光檄假游瑰邠州刺史,欲因张昕杀之。游瑰既失兵, 不知所图。有客刘南金说曰:“邠有留甲,可以立功,殆天假也!”游瑰悟,诱旧 部兵八百驰入邠,说昕曰:“怀光自蹈祸机,公今可取富贵,无共污不义也。我愿 以麾下为公先驱。”昕不听。游瑰移疾不出,阴结其将高固等。昕欲杀游瑰,戒左 右衷甲入。昕小史李岌潜白游瑰,伏甲先起,高固等应之,斩昕首以闻。时怀光子 玫在邠,游瑰卫出之,曰:“杀之只以怒敌,至必遽,不如舍之。”玫至泾阳,怀 光遂走蒲州。

  游瑰屯七盘,受李晟节度。诏拜邠宁节度使,遂会浑瑊于奉天,与瑊、戴休颜 分扼京西要险。李晟入长安,游瑰破泚兵咸阳。泚走泾州,游瑰使谕泾将杨澄,澄 拒不纳,泚遂败。京师平,迁检校尚书左仆射,实封户四百。帝至自兴元,游瑰及 瑊、休颜从,而李晟、尚可孤、李元谅奉迎,论功与瑊等皆第一。游瑰还屯邠宁。 怀光寇同州,瑊、元谅败于乾坑。诏游瑰率兵并力,败贼众五千于屯。遂会瑊、马 燧围蒲城。师次焦篱堡,守将尉珪降。怀光见势单蹙,乃缢死。

  贞元二年,吐蕃入泾、陇、邠、宁,游瑰追至安化,虏营合水北。游瑰策曰: “贼行无人地,必怠,可袭取之。”使将史履澄夜领兵五百入其营,斩数百级,取 马五千。迟明,虏以兵尾击,游瑰罗帜自卫,鼙鼓四发,虏惊溃去。是岁,复围盐 州,刺史杜彦光约与之城,吐蕃许之,又取银、夏、麟等州。游瑰请收盐州以断戎 人走集:“虏入汉,食禾菽,方春而病,此天亡时也。”有诏李元谅、韩全义率师 一万,会游瑰收盐州。吐蕃请修清水盟,以归侵地,马燧为之请。诏问游瑰,答曰: “西戎弱则请盟,强则入寇。今侵地益深而乞盟,诈我也!”帝不从。会盟平凉, 诏游瑰以军屯洛口。盟之日,游瑰以劲骑五百待非常,令曰:“即有变,急趋柏泉 以分虏势。”瑊被劫,驰以免,虏见兵出,即解去。后吐蕃寇大回原,游瑰方壁长 武,即选骑八百迎击,自引兵继之。监军以为戎不可易,答曰:“贼攻丰义,今游 骑先破,则彼大众不敢前,丰义全矣!”战南原,败之,吐蕃夜遁。

  会子钦绪以射生将卫京师,与妖人李广弘谋反,谋泄,奔邠州,中人捕斩,以 状示游瑰。游瑰惧,求归死京师,帝不许。又执钦绪二息送京师,帝亦原之。未几, 入朝,素服听命,有诏复位,劳遇如故。

  游瑰盛言城丰义以遏虏侵。帝悦,趣还军。初,游瑰之朝,众谓且得罪,故赍 送殊薄。既还,举军不自安。大将范希朝善兵,游瑰畏其逼,欲诛之,希朝奔凤翔, 帝闻,召入宿卫。游瑰遣兵筑丰义,才二板而溃,宁卒数百大掠,游瑰不能禁。诏 用张献甫代之。游瑰畏乱,委军轻出,还京师,拜右龙武统军。卒,谥曰襄。

  广弘者,自言宗室子。始为浮屠,妄曰:“我尝见岳、渎神,当作天子,可复 冠。”男子董昌舍广弘于资敬寺,召相工唐郛视之,教郛告人曰:“广弘且大贵。” 乃诱钦绪、神策将魏循、李傪、越州参军事刘昉等作乱。昉家数具酒大会广弘所, 阴相署置。又妄曰:“神戒我十月十日趣举。”约钦绪夜击鼓,噪凌霄门,焚飞龙 厩,循等以神策兵迎广弘,事捷,大剽三日。循、傪上变,乃禽广弘及支党鞫仗内, 付三司讯实,皆殊死。广弘临刑,色自如。由是禁人不得入观、祠。

  杜希全,京兆醴泉人。以裨将隶郭子仪,积功劳至朔方节度使。军令整严,士 畏其威。奉天之狩,希全与鄜坊节度使李建徽、盐州刺史戴休颜、夏州刺史时常春 引兵赴难。次漠谷,为贼邀击,乘高纵石下之,强弩杂发。德宗使援之,不克,还 保邠州。贼平,迁检校尚书左仆射、灵盐丰夏节度使,封余姚郡王。将即屯,献 《体要》八章,砭切政病。帝嘉纳,赐《君臣箴》一篇。

  寻兼夏绥银节度都统,建言:“盐州据要会,为塞保鄣。自平凉背盟,城陷于 虏,于是灵武势县,鄜坊单逼,为边深患,请复城盐州。”乃诏希全及朔方、邠宁、 银夏、鄜坊、振武及神策行营诸节度合选士三万五千屯盐州,又敕泾原、剑南、山 南军深入吐蕃,牵挠其力,使不得犯塞。执筑凡六千人,阅二旬毕。由是虏惮,不 轻入。

  希全居河西久,颇越法横肆,帝数容掩其短。丰州刺史李景略名出希全上,疑 逼己,遂排劾之。帝为斥以答其意。素苦风眩,稍剧,益忌忍,遂诬杀判官李起, 吏下累息。卒,赠司空。

  邢君牙,瀛州乐寿人。少从幽蓟、平卢军,以战功历果毅、折冲郎将。安禄山 反,从侯希逸涉海入青州。田神功为兗郓节度使,使君牙将兵屯好畤防盛秋。吐蕃 犯京师,代宗出陕,以扈从功,累封河间郡公。

  建中初,李晟从马燧讨田悦,以君牙为都将,在武安、襄国间凡五战,斩馘功 最。德宗出奉天,晟率君牙倍道赴难,徙屯渭桥,军中便宜,惟君牙得豫。晟在凤 翔,数行边,常以君牙守。晟入朝,代为凤翔观察使。俄领节度,检校尚书右仆射。 吐蕃岁犯边,君牙劭耕讲战以为备,戎不能侵。又城陇州平戎川,号永信城。卒官, 赠司空。

  初,布衣张汾者,无绍而干君牙,轩然坐客上。会吏擿簿书,以盗没宴钱五万, 君牙怒其欺,汾不谢去,曰:“吾在京师,闻邢君牙一时豪俊,今乃与设吏论钱, 云何?”君牙惭,遽释吏,引为上客,留月余,以五百缣为谢。其屈己好士类此。

展开全文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ungyonghwa.cn/guji/5732f7b8d13a603166bb6630.html